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五十)见者有份
章节列表
(五十)见者有份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新的一月,新的一周,考拉强烈呼唤花花、收藏、订阅……朋友们多多捧场啊!
————————————————————————————————————————————————————
5!
竟然是5!
AJ964—AJ965!
萧晨在最后一张牌上赢了邱扬!
而当他顶着徐方羽足以将他杀死无数遍的目光,接过那画卷后,满不在乎地往杨凡手上一扔:“三天后还给我啊,不欠你了。”
随后侧头对身边两个美女叫道:
“慧儿、拉拉,过来帮我数钱。”
华拉拉暴汗,不都说做人要低调么?哪有赢了钱这么公然叫嚣的?
原本不打算搭理那臭屁的家伙,可看着桌上那堆如小山般的筹码,似乎那家伙一个人也的确无能为力,正犹豫着,便见一个身着制服的侍者走到萧晨面前,彬彬有礼地点了点头,说道:
“先生,您的筹码我们会负责清点兑换,请稍候。”
“哈,那就辛苦你啦。”萧晨一乐,随手从桌上捡起一枚筹码递到侍者手中。
小小一枚筹码,已顶得上那侍者几个月的工资了,侍者接在手中,微微朝萧晨点头示意,随即将桌面上剩下的筹码迅速清算了一番。
“先生,总共是一百三十万!请问您是提现金还是支票?”
华拉拉只觉“嗡”的一声,浑身血液一下子冲到头顶。一百……一百三十万?就这一堆塑料圆牌居然能换这么多钱?
萧晨却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冲侍者摆摆手说道:“你给我换成四张现金支票,一张十万的,三张四十万的。”
不一会儿,四张支票被恭恭敬敬地递到萧晨手中,萧晨低头看了看,从中抽出十万递到徐慧儿手上:“本钱还给你。”
随后又再往徐慧儿手中塞进一张四十万的支票:“这算利息!”
之前被击败的“卷毛”在旁边看到这一幕,悔得肠子都绿了,这是什么利率啊?早知道刚才自己比如直接把钱借给他,还参加啥赌局啊?
徐慧儿微微一愣,抬头朝萧晨看了一眼,也没多说,随手把支票塞进手提包里,那模样,仿佛塞进去的不是几十万,而只是一沓纸巾而已。
萧晨回过身,把另一张四十万的支票递给华拉拉。
“这是你的。”
见华拉拉一脸错愕,萧晨补充道:
“见者有份!”
愕然之后,华拉拉看了看徐慧儿,见后者未置可否,她自然也不跟萧晨客气,顺手接过支票笑纳下来。
此时,“卷毛”只听到心里有一个声音在狂喊:
“我也看见了!我也看见了!!!”
当然,这也只能是自个儿YY而已。
* * *
一切停当后,萧晨款款走到脸色有些阴暗的邱扬面前,笑嘻嘻地招呼道:
“邱总,咱们这去宵夜吧,我现在饿得能吃得下两根虎鞭、三只半头鲍、五只大龙虾,然后再用鱼翅勉强塞塞缝,对了,我还有两个女伴,不介意一同带去吧?”
说完,也不顾邱扬已经白得近乎透明的脸色,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
“你放心,她们女孩子要顾忌身材,不敢吃太多,估计食量只有我的一半,顶多喝点加深海珍珠末的燕窝粥……”
萧晨兀自摇头晃脑地估测遐想,身后却突然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你叫萧晨?”
萧晨遽然回过头,却见自己身后站着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穿着一件英伦风格的格子休闲衬衣,外面套着一件暗灰色的羊毛背心,衬衫的袖口随意往上挽了几转,露出白皙的小臂,一副典型的居家打扮。
但说也奇怪,这中年男人虽然气质儒雅,却似乎有一种天生的领袖气质,哪怕打扮得如此休闲,置身于一群西装革履的“精英”之间,也淡定自在,没有半分局促,便如鹤立鸡群,隐隐透出卓绝之色。
“徐伯伯……”邱扬如同见到救星一般,抢步走上前去冲那中年男人打招呼,心里则暗自庆幸,这徐伯隐现在出现,可真是太及时了。
“唔,小扬你也来了。”
徐伯隐冲邱扬微微点了点头,招呼了一声,又将目光转向萧晨,上上下下朝他身上打量了一番,透过薄薄的金丝眼镜,那对目光深邃如渊,似乎能洞察一切,包容一切,奈何面前这个似乎有些痞性的年轻人,还真让他觉得有些看不透。
其实就算邱扬不打那声招呼,萧晨也早一眼判定那中年男人是徐慧儿的父亲,很简单,两个人的五官相貌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相比之下,徐方羽和徐方瑄兄妹却丝毫没有遗传到他们父亲的秀儒之气,浓眉大眼,估计是长得像母亲。
其实徐父来的时候萧晨已经注意到他了,那是在华拉拉离开牌桌去换衣服之后,当时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牌桌上,是以几乎没有人留意到他的出现,当然,萧晨却是例外。有的人,就算行事再怎么低调,也是注定不会被忽略无视的。
徐慧儿的父亲无疑便属于这一类人。
应该说,萧晨的眼力的确很准,否则也不会于顷刻间将一闪而过的扑克牢牢记住了。果然,下一刻,那中年男人向萧晨伸出右手,简洁地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徐伯隐,慧儿的爸爸。”
徐伯隐?萧晨顿时恍然,原来湖畔那巨石上的“楚天”二字就是他提的。
“伯父您好。”
鉴于自己目下还是徐慧儿的“男朋友”的身份,萧晨自然不能失了礼数。与徐伯隐握手之际,他感到掌中那手触感细腻,手指白皙修长,一看就像是艺术家的手,倒跟他商人的身份不太搭调。
“可以单独和你谈谈么?”
徐伯隐径自开门见山向萧晨提出要求,虽是征询的口气,可说话间那气度却是叫人无可拒绝。
“好……”
萧晨话刚出口,猛地臂上一紧,扭头一看,却是徐慧儿主动挽住自己的臂弯,一对秀目中射出饱含戒备而略带挑衅的目光。
这对父女还真是有点意思。
萧晨暗暗一叹,伸手轻轻拍了拍徐慧儿的手背,轻声道:“放心,伯父不会为难我的。嘿嘿,我也正好有事要跟伯父讨教讨教,你跟拉拉先玩一阵,我马上就回来。”
萧晨说完这话,又走到邱扬身边,一把抓起他的手紧紧握了一下,一脸仰慕地说道:“对了,邱总有名片吧?”
邱扬只觉那一握像是被一只铁钳夹过一般,整只手连骨带肉生生作痛,可对方看起来满腔热忱,又不像是故意的,难道真的是粗人力气大?
邱扬心头对萧晨的蔑视又多生出几分,暗忖道:“哼,这小子刚才摆出那酷不拉叽的样儿,现在还不是像条狗一样奴颜媚骨地来求老子?说到底还不是想巴结少爷我?不过嘛,这小子办事好像还颇有几分道道儿,把他网罗到公司里去,别的就不指望了,倒倒茶水啊、看看门啊、打扫打扫卫生什么的应该会很有趣吧……”
一想到要让萧晨青衣小帽做门童或拿着拖布做清洁工、每天见到自己都卑怯怯地招呼“邱总好”的样子,邱扬就感到一股抑制不住的笑意从小腹升起,若不是顾及四周还有诸多宾客,差点就忍不住笑出声来。一时间,他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痛了,连刚被握得通红的手也格外灵便,从西装里摸出一张名片,递到萧晨面前,微扬着下巴一脸优越地说道:
“唔,明天你就来公司找我吧,我会好好安排的……”
萧晨脸上笑得更欢了,双手捧着那张雪白的名片,珍而重之地放入怀里,才堆笑着说道:“邱总真是太客气了,不就是欠我一顿宵夜嘛,还这么隆重,嗯,既然邱总盛情相邀,小弟只有却之不恭,呵呵,却之不恭……”
邱扬原本正洋洋得意地等着萧晨对自己感恩戴德,一听这话,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偏生萧晨似未察觉出他这番变化,又扯着嗓子朝周围吼了一声:
“大家朋友都听见了么?明晚六点邱总在‘一品鲍参堂’请客,满请,大家都记得要赏脸出席,谁不来就是不给邱总面子……”
全场掌声雷动,好几个“醒事”的公子哥趁机凑上前来拍马屁:
“邱总真是太客气了……”
“人家邱总家大业大,这不过是点儿小意思嘛……”
“邱大哥果然豪爽,小弟一定捧场……”
一时间,谀辞纷纷,可惜,邱扬却已都听不见了,那一刻,他只感到全身血液“轰”地一下冲上脑门,整个人终于彻底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