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四十九)最后一搏
章节列表
(四十九)最后一搏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邱扬此言一出,让场中绝大多数人都出乎意料,而华拉拉却长长呼出一口气,随即终于忍不住爆发出压抑了狂久的狮吼功:“萧晨你是头猪啊,什么烂牌一对9也敢跟这么多次,我想拉都拉不住……”
一对9?
“噗……”
徐方瑄在心头狂吐出一口鲜血。
一对9?
果然这家伙有些门道。
邱扬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萧晨很无辜地回过头看着掀他老底的华拉拉,翻了一记白眼,理直气壮地答道:“我一对9很小么?”
……
无可否认,徐方瑄和邱扬都很聪明,可惜,他们的对手是萧晨。若是他们知道,面前这懒不拉叽的家伙曾在拉斯维加斯创下连战3天不败的神话,不知道还会不会强拉他来参加这个小孩子过家家般的游戏。
到此,萧晨手中的筹码为70万,邱扬20万,徐方瑄10万。
“我不玩啦!”
徐方瑄小姐脾气发作,狠狠怒瞪了萧晨一眼,随即将手里的筹码往邱扬面前一推:“邱扬哥,你拿去玩吧,我好好‘学习学习’!”
话音刚落,入口处又是一阵轻微的骚动,再一看,却是刚才那店员再次出现,手里还捧着三个精致的大盒子。
店员走到萧晨面前,将车钥匙放回他手里,邱扬目光一扫,嘴角突地挂起一抹笑意。
萧晨却似没留意到这些,同样将那三个盒子分给后到的萧家姐妹,还有被弄脏了衣服的华拉拉,不过那霉女这时候被赌局吸引入神,早忘记了自己的窘态,就算手里捧着衣服盒子,眼睛还兀自停留在桌子上。
萧晨暗自好笑,拿手在华拉拉面前晃了晃,说道:“你还是先去换衣服吧,大不了我们等你一下。”
“真的?那你们等着……”
华拉拉说完,捧着盒子飞快往楼上更衣室跑,萧瀚风和萧瀚雅也亦步亦趋地跟上去,她们倒不是为了换衣服,只是闻到了强大的八卦味,不去趁机查探一下也未免太对不起女人天生的好奇心。至于赌局这边么,他们从来就没有为自家的人担心过。
待几个女人的背影消失在楼梯拐角,萧晨冲徐方羽说道:“开始吧。”
“不是要等……”
萧晨数出20万筹码还给邱扬,嘴里催道:
“我还等着吃宵夜呢,哪耐烦等那么久?开始吧,越快越好!”
* * *
又一副崭新的扑克牌被打开,一张张扑克在徐方羽手下如雪片般纷纷扬扬,但在萧晨眼里,那瞬息而过的黑红梅方、A到K却犹如慢镜头般逐一在他眼前铺开,随即牢牢印入脑海。
一边用余光“复制”牌序,萧晨一边冲邱扬说道:“邱总,你看咱两兄弟也不是外人,还要赶时间去吃宵夜,不如最后一把直接每人发五张直接比大小好了,省得我脑子笨,算不来。”
邱扬心头暴汗,就你那丫的笨脑子,不知道让多少人眼红不已呢。再说,谁跟你是两兄弟了?
腹诽归腹诽,不过转念一想,目前自己和对方各自50万筹码,而要说算计,自己还真没把握算得过面前这头不知是猪还是老虎的家伙,直接比大小倒也痛快。至少不用费劲去猜这小子那颗脑袋里到底是装的豆腐渣还是脑白金。
一念至此,邱扬缓缓点了点头,随即又接口补充道:“既然都不是外人,难得今天是徐大小姐的好日子,咱们不如玩high一点,也算给寿星美女助助兴。”
说话间,邱扬的目光不由往徐慧儿那方瞟了一眼,后者却像是没听见他所说的话,兀自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那神情模样,仿佛周遭一切与她并无丝毫关联。
萧晨“哦”了一声,看着邱扬饶有兴致地问道:“不知道邱总想要怎么high,这里可是有未成年人在场哦……”
邱扬刚把目光从徐慧儿身上调回来,一时没有听出萧晨话中之意,正自疑惑,猛听徐方瑄在旁边重重地哼了一声,又把头扭到一旁,再看看萧晨那一脸贼兮兮的笑容,才猛觉那话里似乎另有深意。
“哼,待会看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邱扬心头恼怒,面上却未动声色,一本正经地应道:“萧兄弟别想岔了,我的意思只是想在最后一把上加点注,把游戏规则暂时放开,咱们要玩就玩大一点儿,怎么样?”
萧晨听了这话,眉头一皱,伸手往额上抹了一把,苦着脸说道:
“邱总想必刚才也看见了,我这可是囊中羞涩,手头这点本儿可都是借的,除开这些,我全身上下就这衣服值俩破钱,就算邱总看得上眼愿意花钱买去,难道又忍心让我一路打赤脚裸奔回去?”
“萧兄弟说笑了,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萧兄弟那把车钥匙就管几百万吧?还谈什么赤脚裸奔呢?”
这小子眼睛倒是贼尖,难怪好心借钱给我,原来是安的这份心啊?
既然被看破了,萧晨也不忸怩,当下从衣兜里摸出车钥匙,往桌上一放,“既然邱总看得起我那辆破车,我也就只有舍命陪君子了。这玩意也算不得什么稀罕货,就马马虎虎算两百万吧。”
在场多数人都是识货的,自然知道兰博基尼的行情,作价两百万算起来倒是邱扬占了便宜。
待二人计议完毕,那方徐方羽才又重新打开一副崭新的扑克,仔仔细细地洗了好几遍,就绪之后,萧晨漫不经心地说到:“从上面切11张下去,唔,11是我的吉祥数字,嘿嘿……”
这家伙特麻烦!
徐方羽颇不耐烦地数出11张往下面一塞,一张脸板得比扑克牌也好不到哪去:“可以了么?”
“等等……”
这次叫停的却是邱扬。
呃?
这家伙又要搞什么飞机?
萧晨眉脚微微一跳,横眼望向邱扬,但见他把手托在下巴上,缓缓说道:
“我也信个邪,‘剥一张皮’。”
邱扬这话本是临时起意,萧晨听了却是叫苦不迭。按照刚才的牌序,切去11张后刚好是自己分到的牌面较大,这会子邱扬横插一脚,把“皮”一剥,可不又换回去了?
萧晨虽然郁闷,嘴上却不好多说,徐方羽见二人再无异议,便快手快脚地开始发牌。
五张扑克面朝下放在桌上,二人各自拿起,其实就算不拿,萧晨也知道,邱扬面前那堆是AJ964,而自己面前的却是AJ963。
汗啊,就只有一点之差,难道真要把爱车拱手让给这家伙?
既然是直接比大小,倒也简单,见二人拿起牌后,徐方羽便扬声宣布:
“亮牌!”
邱扬和萧晨各自将自己最大的牌依次亮出——
第一张:A—A;(场中有人叫道:“哎,一样的哩。”)
第二张:J—J;(“咦,还是一样的。”叫声有些大了。)
第三张:9—9;(微微有些骚动了:“太巧了,还是一样大!”)
第四张:6—6;(大家都忍不住站起来了,仰着脖子伸向桌边。)
第五张:4—
此时,全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聚集在萧晨盖在最后一张牌的那只手上,大家都屏住呼吸想看最后的结局,全场一片寂然,静得连根毛掉在地上都能听见。好几个性急的有些忍不住了,手上跃跃欲试的,直想把手伸到萧晨面前,去帮他掀开桌上最后一张底牌。
恰在这时,一声熟悉的狮子吼打破寂静:
“死萧晨,说话不算话,你说好等我的。”
不用看,也知道是华拉拉来了。
当然,虽然听出是华拉拉的声音,但萧晨还是要看的,那套淡绿的洋装多数人穿上都很“原生态”,唯有配在华拉拉身上却是天衣无缝的,仿佛是为她专门设计那般,衬出完好气质。
一记响亮的口哨后,其他人忍不住顺着萧晨的目光看过去……
惊艳声顿时此起彼伏,就连一心戒备的邱扬也忍不住用眼角余光往华拉拉身上瞄了一眼。
就是偷这一眼的工夫,算来应该不足十分之一秒,但对于萧晨这种职业选手而言,这点空隙却已经足够做很多事了。
一记漂亮的“袖箭”倏然来去,哪怕是邱扬双眼一直没离开过萧晨的手,竟也没发现半点异样。
“我这不是给你留着最后一张么?”
萧晨毫不理会华拉拉的愤怒,将最后一张牌施施然地托在手上,扭头对一旁没多发言的徐慧儿嬉皮笑脸地说道:“还麻烦今天的寿星给我这牌吹一口仙气,让我沾点寿星的光。”
徐慧儿不解地看了萧晨一眼,显然对他装神弄鬼的不太感冒,不过看见徐方羽望向萧晨那抹七分怨毒三分无奈的目光,她心里一阵莫名的舒爽,不自觉地把嘴凑过去,在牌背上吹了一下。
“啊哈,美女仙气,这把我一定赢!”
萧晨乐哈哈地把牌翻过来,猛地往桌上一拍,然后将盖在牌面上的手掌缓缓挪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