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四十八)人是铁,虾是钢
章节列表
(四十八)人是铁,虾是钢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萧晨赢了这一把,手上已经差不多有60万的筹码,此时桌上还只剩下邱扬、杨凡和徐方瑄三人,萧晨懒懒将筹码拢到身前,抬头对徐方羽说道:
“我可以去吃东西了么?我就是个粗人,那什么画的反正我也看不懂,就不要了,留给他们能看懂的去争好了。”
“不行!”
“不行!”
“不行!”
却是徐方羽、徐方瑄、邱扬异口同声、旗帜鲜明地出言反对。
徐方羽设这个赌局就是为了让萧晨出丑,哪容他赢了钱就跑;徐方瑄却是总瞧这小子的神奇劲不顺眼,就想跟他对着干,至于邱扬,他想要萧晨付出的,可不仅仅是手头赢那几十万而已。
三者心思不同,目的却是一样,不让萧晨赢钱闪人。
萧晨拿眼朝杨凡看了一眼,后者也只是微微耸肩,不置可否。无奈之下,萧晨揉了揉肚子,苦着脸坐下来,嘴里嘟囔道:“赢了钱不让走,我输出去还不行么?”
果然第七局一开场,萧晨连牌面也不看,只疯狂下注,两局下来,手里那60万刚好输完,直气得华拉拉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OK,这下我可以去吃东西了吧?”萧晨耸了耸肩,把两手一摊,一脸无赖地看着徐家兄妹。
那兄妹俩像是看怪物一般看着萧晨,他们显然没料到这家伙为了吃居然真的宁愿将钱输光,难道他家的厨师手艺真有这么厉害,又难道这小子不知道手里这些筹码可以够他吃几车了么?
此时却听邱扬笑道:“这位萧兄弟真有意思,我喜欢。咱们这赌局也是凑兴玩玩,不用那么认真,不如我把我这40万筹码借一半给你,咱们也算有始有终,把游戏玩完,待会结束后,你要吃什么尽管说就是,我陪你去吃。”
杨凡一直没怎么说话,这时候也插嘴对萧晨道:“说到赌,本来也是你们年轻人玩的东西,我不过是对那画有点兴趣,后生可畏,看样子我也是赢不到了,不如把剩下20万筹码借给你,你要是赢了,只需要把画借给我三天,让我好好欣赏一番就是。”
杨凡在国画界本有“画痴”之名,这番话虽然书呆子气十足,却也在情在理,倒是没有人提出异议。
如此一来,桌上最后剩下三个人,除了徐方瑄手握20万筹码之外,邱扬和萧晨竟都拥有40万筹码。
萧晨几乎是被众人足以杀死他的目光给逼回座位的,摸摸扁扁的肚子,他几乎快哭出来了:“我……真的很饿……”
话音未落,一只巨大的龙虾倏地出现在萧晨面前,恶狠狠地看着他。
不对,恶狠狠的是端着龙虾的人——华拉拉。
“吃吧,吃吧,撑不死你!”
萧晨第一次发现华拉拉是如此可爱,如果要选出比华拉拉更可爱的东西,那么无疑是眼前这只巨大龙虾了。
手嘴并用之下,萧晨一阵“吧唧吧唧”,飞速地把那只最可爱的龙虾解决掉,然后接过华拉拉递过来的纸巾,斯文地擦擦手嘴,又心满意足地打出一个饱嗝,转头对目瞪口呆的邱扬说道:“唔,垫着一点底了,赶紧把剩下两局玩完,我们出去吃宵夜吧……”
果然“人是铁,虾是钢”,萧晨吃完龙虾,一改先前的萎靡不振,两眼发光,气冲牛斗。前三张无论徐方瑄和邱扬叫多少,萧晨连想都不想,好像那借来的筹码不用还似的,稀里哗啦往场中砸去。扔得华拉拉心痛不已,忍不住再去掀起萧晨的底牌来悄悄看,旁边一个花花公子也凑过头来想要偷看,却被华拉拉狠狠瞪了回去。
待发到第四张,牌面看来是邱扬最大,A、K、Q,萧晨是9、9、J,而徐方瑄则是8、8、J。
邱扬叫了“十万”,萧晨却微微迟疑了一下,犹豫了半晌,缓缓拿起三张牌,似乎想要朝内扑下,却见他拿牌的右手微微一抖,却是被身后的华拉拉偷偷在衣角拉了一把。
萧晨回过头,见华拉拉狠狠瞪了他一眼。眉头一皱,手又再半空中停了下来。
徐方瑄冷眼旁观,心头暗忖,哼,这小子又想玩欲擒故纵。以他那吝啬性,手上的底牌绝对不会太差,否则刚才也不会跟得那么爽快,这时候故作犹豫,还不是为了引我上套?我看你不管做多少假动作,最后一定是不会PASS的。
果然不出徐方瑄所料,萧晨踯躅了一番,又回头看了看华拉拉,终于苦着脸从桌上抓起一沓筹码,貌似很心痛地扔进场中,咬牙道:“跟!”
嘿,果然是假打。跟姑奶奶玩这套?
徐方瑄眼中闪过一丝嘲讽。自己那张底牌她记得很清楚,是一张J,两个对子算是大牌了,若非萧晨那番做作,她一定会毫不犹豫跟下去,而这时,却不由得心头警铃大作,如果没料错的话,对方的底牌应该是9,再不济也是一个J,刚好吃定自己。
这十万是徐方瑄最后的筹码,她想了想,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便将牌面一翻,宣告PASS。
如此,场中只剩下邱扬和萧晨,第五张牌到手,邱扬一看,却是一个A,之前他只是顺子的牌面,底牌其实只是一张小3,原本想诈一下萧晨,哪曾想他犹豫再三,却还是跟了下去,此时虽然自己是一对A,仍然大过萧晨牌面上的一对9,但那底牌又是什么?
邱扬朝自己面前的筹码瞥了一眼,如果全加进去,一旦输了,可就连翻本的机会都没有了,何况,他忍了这么久,甚至不惜借本给萧晨,图的不就是最后一把么?
唔,这一注要是下去,无论谁赢谁输,都不会再有第十局,为了最后一搏……
“P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