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四十七)无敌对对碰
章节列表
(四十七)无敌对对碰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一旁观战的华拉拉的心情,也随着萧晨面前筹码的增减而起伏不定,终于,她有些忍不住了,从背后将萧晨已经仆倒向下的牌拿到手里,偷偷看了一眼,
有一对A,咦,这牌在目前牌面上应该是最大的了,怎么就PASS了呢?
华拉拉嘴上不说,眉脚却禁不住微微一挑,随即将牌重新放回桌上。
这番举动虽小,却是尽数落在一旁邱扬的眼底,他双眼盯在自己手里的扑克上,眼角的余光却在四下逡巡,着意观察各人的细节动作。
萧晨还是懒洋洋地靠在真皮高背靠椅上,仿佛除了鼻子前那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泡泡,其他的事都提不起他的兴致,华拉拉的失望疑惑、邱扬的偷窥自得……嘿,管他们呢,赌博这玩意儿,只要没有出局,永远不知道谁会笑在最后。
这一局最后是邱扬赢了,一对老K,这结果无疑又狠狠地把华拉拉刺激了一番,嘴皮翕动了几次,想跟旁边的萧晨说几句,又终于忍住。
相对于华拉拉这只热锅上的蚂蚁而言,徐慧儿则淡定了许多,仿佛这笔钱并不是她的全部财产,又仿佛对萧晨格外有信心。
下一局,眼看着徐方羽熟练地把牌抹开,正要发牌,萧晨突然回转过头,冲华拉拉诡秘地眨了眨眼睛,后者正一脸愕然之际,便听场中陡然响起一个惫懒的声音喃喃念道:
“见鬼,总是小牌,真没劲,这把我‘剥’一张皮,拿到对子就show hand……”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萧晨身子俯向桌子,满脸不耐地捏着一沓筹码挥了挥手,冲发牌人徐方羽嚷道。
在“梭哈”里面,切牌属于正常要求,徐方羽眉头微微一皱旋即解开,依言将最上面一张牌换到最后。
也不知道是不是萧晨那张皮“剥”得好,发完前四圈后,他面前还居然真的出现了一个对子,虽然只是一对小三,却是台面上亮牌中最大的了。
难得有机会发言的萧晨似乎有些兴奋,嗷嗷叫了两声,笑道:“哈哈,老子人品还真好,对子还真来了,看来该转运了,十万……”
华拉拉在后面顿时有些坐不住了,腾地一声就要站起来去看萧晨的底牌,却被身边的徐慧儿一把硬拉着坐了下来。
见好友对自己缓缓摇了摇头,华拉拉低声嘟囔道:“那家伙会不会打牌啊?刚才有大牌不跟,现在一对破三还牛了?”
华拉拉说这话时声音压得很低,但坐在她周围的几个人却多多少少听到一些,徐方瑄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牌,6、Q、9,加上底牌Q,是一对Q大,剩下的两张Q一张在萧晨那里,还有一张在邱扬手中,萧晨手中不可能有一对Q,哼,就一对破3还逞能呢?
一念及此,徐方瑄两眼一翻,用鼻音微哼一声:“想钱想疯了吧?跟!”
邱扬却多了一个心眼,听徐方瑄话里那意思,她应该也有一个对子,但以萧晨先前押注时的样子和华拉拉的抱怨来看,这家伙很谨慎,不会打没把握的仗,估计他底牌多半是一张Q,那么就是两对在手,而自己目前是一对4加Q、8,就算最后再来一个8,也不是那小子的对手。
几局下来,邱扬也赢了二十万,没必要去冒险跟萧晨硬拼,所以轮到他的时候,便告PASS。
下一圈还是萧晨说话,桌上的筹码已经差不多有40万,气氛微微有些紧张起来,大家都没说话,等着萧晨发言。
萧晨并没让大家等太久,很快便发出了声响——
“咕咕……”
这是什么声音?
场中诸人俱是一愣,随即才见萧晨有些不好意思地揉揉鼻子,“好像……我肚子又饿了……”
微微一顿,萧晨又道:“呃……难得我这小对也能称大,这一把show hand了,输完了可以去吃东西……”
华拉拉差点没气得吐血,见过好吃的,也没见过为了吃东西能把几十万孤注一掷扔出去赌的啊,何况他手里也就只有一对小三……
这时别说是华拉拉,就是徐慧儿也有些沉不住气了,身子微微前倾,眼光定定盯着桌面上的扑克牌。
“跟!”
徐方瑄可不信邪,她那性子天不怕地不怕,可不是被人唬大的,当下便将面前的筹码推出泰半,剩下的也不过几万而已。
另一个“卷毛”手微微一颤,似有些迟疑,目光朝一旁的徐慧儿瞄了一眼,狠狠咽了一口唾液,也抖索着将面前的筹码悉数推出……
“一对Q!”徐方瑄缓缓亮出底牌,轻蔑地朝萧晨斜了一眼。
“啊啊……我……我是一对A……哈……哈哈!”“卷毛”猛地一拍桌子,手舞足蹈地站起来,贪婪地盯着桌上那堆花花绿绿的筹码,伸出双臂就要往自己身前揽。
这时候,却见萧晨一手伸到桌子中间按住“卷毛”的手,另一只手则不慌不忙地翻出自己最后一张底牌,出现在众人眼前的赫然竟是一个4,加上之前亮出来那几张,却是一对3、一对4,两个对子大。
这下异变陡生,除了邱扬心里早有准备之外,其他人都是大跌眼镜,华拉拉是又惊又喜,暗恼自己怎没想到萧晨有两对的可能,徐方瑄却是秀眉微蹙,一脸的不服气。
而最受重创的却是“卷毛”,只见他惊呼一声,双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待想要把手从萧晨的大掌下抽出来,却感到对方那只掌上似有千钧之力,憋红脸试了好几次,却哪里能动弹半分?
“卷毛”再笨也知道是萧晨在捉弄他了,当下便打算放弃挣扎,哪知甫一抬眼望向萧晨,还没来得及张口,却陡觉手背上压力一松,脚下一个收势不稳,蹬蹬蹬倒退了几步,仰面朝天地摔倒在地上。
心痛还未了,P股又传来剧痛,“卷毛”的心情陡然从波峰到谷底,整个人一下子就蔫了,挣扎着站起来,脚下虚晃了两步,一边揉着P股,一边慢慢走向自己座位。目光扫过徐慧儿时,他朝那心目中的女神投去深情一瞥,企盼能有奇迹发生,说不定那美女偏偏就看上了自己这份颓丧忧郁的帅气呢?
当然,事实证明,“卷毛”的企盼纯属YY,徐慧儿甚至连正眼都没看他一下,于是那颗脆弱的心如玻璃坠地,“嘎达”——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