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四十六)游戏开始了
章节列表
(四十六)游戏开始了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十万块的筹码!
华拉拉似乎现在才意识到,参加赌局是要钱的,而且是十万块。
十万块,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在有些人眼中,十万块是一顿山珍海味、一套品牌服饰、一个能换取更大利益的红包……
而在有些人的眼中,十万块是一间可以遮风蔽雨的房、一家人几年的生活费、一个上大学的希望……
华拉拉明显是后者。
要她拿十万块给萧晨去参加赌局,几乎是不可能的。
华拉拉眼中的神采骤然黯了下去。
这是萧晨第一次看见华拉拉很挫败的样子,即或是当他第一次看到这个稀里哗啦的霉女,在最霉运压顶的时候,那神情都是飞扬甚至嚣张的,如今,她低落的情绪似乎传染到萧晨,让他忍不住想开口打消她的顾虑。
萧瀚雅在一旁佯装生气,耳朵却一直竖着在听,眼角也不住悄悄往萧晨这方偷瞟,看着萧晨故意逗那女孩子,也看着萧晨的神色因女孩的失落而晦暗。
“老哥这次好像不太一样啊,不过,到底他的目标是今天的寿星还是这个小‘辣椒’呢?嘿嘿,有趣,不要我帮忙是吧,那我就看你怎么收场……”
* * *
眼看萧晨刚要开口说话,一旁的徐慧儿却抢先开口了:
“我有!”
华拉拉一时没听懂那话的意思,微微一愣,问道:
“慧儿,你说什么?”
“我说这钱我出!”
徐慧儿说这话时,声音很细很小,但眼神中却透着一抹固执的明亮。
“你?”
华拉拉一脸错愕地望着徐慧儿。不错,她知道徐慧儿的老爸有钱,但在她记忆中,这个好朋友从来都不愿用那个人的一分一厘,宁愿靠自己,所以才那么辛苦打工挣钱读书,可这会儿,她上哪儿去找十万块?
徐慧儿朝华拉拉摆了摆手,定定说道:“你别问这钱是哪来的,总之干干净净没偷没抢。至于那幅画,本来也没什么,送给你们谁都行,我只是不想被别人拿去糟蹋了!”
徐慧儿说完,飞快地朝门外跑去,当她再出现在萧晨面前,手上已经多出一张十万块的现金支票,看那上面的墨迹似乎还没干透,隐隐反射着乌光。
萧晨并没多问,拿着支票径直下楼,走进娱乐室。
不愧是大户人家,这间地下娱乐室占地足有一百多平米,中间一盏巨大的水晶灯下,摆放着一个硕大的环形桌,坐十几个人一点也不嫌拥挤。娱乐室的周围还配有机麻、飞镖等装置。虽说只是一个地下室,可置身其间,却一点也不觉气闷。
萧晨兑换好筹码,走到环形桌前,随意选了一个空位,坐下后左右一打量,才发现自己居然坐在邱扬与徐方瑄的中间,嘿,想玩花样么?
再抬眼环顾四周,只见徐方羽作为主持人端坐上座,旁边则坐着几个跃跃欲试的花花公子。萧晨心知这些人都是冲着徐慧儿而来,徐方瑄这小丫头纯粹是凑热闹,唯一让萧晨感到有些意外的是杨凡竟也赫然在座。
转念一想,却又释然:嘿嘿,毕竟是姐夫,哪能眼睁睁看着小舅子有难不帮衬一把呢?
萧晨心里大致有了谱,同好心的姐夫有意无意地交换了一个只有彼此才能读懂的眼神,随即两条长腿一伸,上身则懒懒地靠在椅背上,旁若无人地剥了一块泡泡糖。
眼见该到的人都到齐了,徐方羽清了清嗓子,正式宣布:“游戏开始了。”
说罢当着众人的面拆开一副崭新的扑克,随后开始洗牌,他双手扣着扑克牌,十指熟练地上下翻飞,一看就是精于此道。
公式化询问过是否有人切牌后,徐方羽动作娴熟地将手里的扑克分发到各人面前,虽说距离有远有近,扑克逐一弹出去却一张也没有发错,足见是下过一番功夫的。
前三张牌发完后,牌面最大的一家叫了“两万”,轮到邱扬说话,便见他拿起一叠筹码随手往场中一扔,淡淡道:“两万我跟,再加三万。”
萧晨心知邱扬是看出自己底气不足,故意拿钱“砸”自己,也懒得跟他计较,直接将面前的牌背转过来,以示放弃。
如此连过了三把,萧晨都只坚持了两三手便宣告放弃,面前的筹码却已经去了大半,只剩下四万了。
当然,他还不算最遭的,至少,有一个倒霉蛋已经被OUT出局了。
饶是如此,一旁观战的华拉拉也微微有些坐立不安,倒是徐慧儿,反倒跟没事人一般,静静地坐在那里。
第四局,看着徐方羽洗牌、切牌、发牌之后,第一圈终于轮到萧晨发言了。
萧晨看了看面前硕果仅存的四沓筹码,迟疑了片刻,缓缓拿起其中一沓,眼见就要扔进场中的时候,却又缩回手来,小心翼翼地数出一半来放回桌上,才将剩下的扔进场中。
“五千!”
看萧晨那副小器吝啬的模样,徐方瑄很是鄙夷地撅了撅小嘴,把身前几沓筹码一推,“跟,加两万。”
其他几个窃笑之余,也纷纷跟风,倒是杨凡,在第三圈发牌之后就宣告放弃。
这一局萧晨却像是转运了,居然拿到一个同花,一把赢了三十多万,又有两个不长眼的家伙为自己的冒进付出了代价,被踢出赌局。
“唉,早知道刚才就下多一点啊。”萧晨的话里不无遗憾。
徐方瑄则在心里将这怪大叔痛骂了一顿:“哼,小人得志犹如癞狗长毛。不过是偶尔一次‘瞎猫逮着死耗子’,我就不信你每把都能这么好运。”徐方瑄骂完,将眼光越过萧晨,停留在坐在萧晨上家的邱扬身上,后者面前的筹码看起来也不少,这把虽然小输了一点,但那几万小数目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果然,运气这玩意是捉摸不定的,第五局,萧晨又重复了前几局的悲剧,投入三万后就被迫放弃了跟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