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四十五)十万个为什么
章节列表
(四十五)十万个为什么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今天上网,发现有几个书友提意见说最近更新减慢了。很汗,前两天因为参加站内年会打乱了更新频率。同时也很感动,书友的关注是对考拉最大的支持,不多说了,今天开始恢复每天准时更新,通常在晚九点左右,希望朋友们继续关注考拉新书《完美同居》!
——————————————————————————————————————————
萧晨懒懒抬起头,朝几人一扫,嘴里淡淡应道:“我有说过要借钱么?”
众人俱是一愣,半晌,萧瀚雅才带着些不可置信的口气顿足叫道:“萧晨你……好,可别到时候问我借钱。”说完气呼呼地把头转向一方。
“小雅……”
杨凡刚开口要劝,却被萧瀚风拉到一旁,嗔道:“当着你老婆的面去安慰别的美女,你老婆可是要吃醋的哦。”
“……她是你妹妹啊!”
“哼……”
“好啦好啦,老婆说了算……”
这一头小两口自去打情骂俏,那一边却又生出了新的事端。
只见徐方羽手中不知何时竟多出了一道卷轴。旋即扬声招呼众宾客安静下来,扬声说道:“各位,今天舍妹二十岁生日,感谢各位大驾光临。舍妹自幼好画,我手中有一幅她以前临摹过的画作,在此展示出来与各位共赏。”
说完缓缓展开手中的卷轴,一幅四尺余长的工笔人物画立时展现在众人面前,画中所描绘的也是一场盛宴,仙风道骨,蟠桃美酒,一笔一划,意蕴悠长,栩栩如生。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幅临摹的《群仙拜寿图》在多数人眼中只是看起来惟妙惟肖,但落在杨凡这等方家眼中,其价值却又不一样,无论架构、笔力,都堪称临摹赝品中的上上等,看得出作画者功力匪浅。
和杨凡同样双目放光的还有一个人——邱扬。看着这幅画,画上的景物似曾相识,骤然想起他曾在一本名品鉴赏书上看见过这幅画,而这幅画之所以给他留下深刻印象,是因为那一旁的注解。
这幅《群仙拜寿图》原作者是隋代画神吴天道,相传是吴天道梦游仙境后醒来所为。故老相传,这幅画中隐藏着一个秘密,谁能破解这个秘密,就可以得道飞升位列仙班,过着神仙一样的快活日子。虽然这只是一个传说,但众**传之下,却让这幅画的价值在无形中大大提升,被并称为古代四大谜画之一。
邱扬记得自己当初看到在那书上的注解,也曾起了寻宝之心,但继续看下去,才知此画已散失若干年,还颇遗憾了一阵,没想到此时竟突然发现了临摹版。
这四尺长卷如同星星之火,无疑让邱扬心头重新点起了寻宝的希望之光,哪怕是据此追查仍找不到真迹的下落,但或许能在这画作中看出那个所谓的秘密也说不定呢?
邱扬自顾思忖,徐方羽微微一顿之后,又继续说道:“难得今天诸位有心替舍妹贺生,我便擅自做主,把这幅画作为今天的大奖送出。”
众人这才明白徐方羽出示这画的用意所在,当下场中便起了一番骚动。
近年来云天集团的徐董似有隐意,生意基本上都是交给徐方羽在经营,俨然已经大权在握,长兄为父,这场“招亲”晚宴就是一个信号,那些商场的老狐狸老辣善谋,哪能听不出徐方羽的化外之音,明说是送画,往深处想可能是文定之礼呢?当下便都对这连名字都说不出的画起了兴趣。便是一些想不到这么深透的年轻人,虽然根本看不出画的好坏,一听说是美女画的,也都有些跃跃欲试之心,纷纷询问这“大奖”怎么个奖法。
徐方羽暗察各人表情,知道大家已经被自己吊起了胃口,微微一笑,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至于这个奖法嘛,为了公平起见,我提议以赌决胜,十局为限,参加者每人花十万块买筹码作为底本,输光者可以从他人手中买币继续,否则出局,最后筹码最多的便是大奖得主。赌局十分钟后在楼下娱乐室开始,愿意参加的朋友务请准时落座,过时不候。”
徐方羽说完这话,便自往楼下娱乐室筹备赌局,场中大半青年才俊在确认自己囊中充足之后,也连忙尾随而至,生怕去得晚了没了席位。诺大的大厅中,人数顿时少了一半,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萧晨一直懒懒地在一旁吹自己的泡泡,只是在画作甫现时,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微光,却又把心思放在口里的泡泡糖上,仿佛那卷画作还不及他吐出的泡泡美丽。
当然,在徐方羽说出后面那番话的时候,萧晨也悄悄拿眼朝徐慧儿瞥了一下,有些出乎他意料的是,对于自己的版权被人拿出来当彩头,徐慧儿居然并没有发飙,眼光似乎还有些躲避那画,整个俏脸也陡然黯淡下来,定定地不知道望着哪里发呆。
“萧晨,帮我赢那幅画!”
闻声扭转头,迎上的却是华拉拉坚定而期盼的目光。
“你?”
萧晨实在没想通,华拉拉居然也会对那画感兴趣?
华拉拉被萧晨盯得有些发窘,微红着脸恼道:
“看什么看?我只是不想让慧儿的作品传到那帮不识货的闲人手上。喂,你到底帮不帮?”
呃……找人帮忙还这么嚣张?
萧晨慢条斯理地吸了一口气气,将挂在嘴上的大泡泡收回来,邪邪睨了一眼华拉拉,顺口说道:
“你求我就帮。”
“你……”华拉拉被萧晨的无赖样气得身子一颤,好半天才用比蚊蚋还细的声音咕哝了一句:“求……求你……”
“啊?你说什么?”
萧晨这句话绝对不是故意逗华拉拉的,只是他万没想到华拉拉会真的为了一幅赝品来求自己,一时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才多问了一次。
当然华拉拉可不这么想,她在心里把萧晨翻来覆去骂了不下几十次,才又把嘴凑到萧晨耳边,然后扯着喉咙猛地大叫一声:“球球——你!”
绕着弯骂了人,华拉拉虽处在劣势,却也心头大爽。
拜中国文字发音神奇之赐,可怜的萧晨并没听出华拉拉话里的调侃,只是被重现江湖的华氏狮吼功所震撼,差点没把他耳膜震破。
“为什么是我?”萧晨揉了揉微痛的耳膜,弱弱地问出最后一个问题,却被一句抢白顶了回来:
“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
萧晨一噎,差点被嘴里的泡泡糖给呛着,半晌才苦着脸憋出一句话:
“我现在只希望那‘十万个为什么’可以换成十万块的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