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三十八)暮霭沉沉楚天阔
章节列表
(三十八)暮霭沉沉楚天阔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太阳已经完全没入地平线下。
一路上,除了指路,徐慧儿都坐在车里闷不吭声,萧晨偷眼看了几下,身旁的佳人美是美极了,眼里却闪动着复杂的光芒,看样子对今晚这场招亲晚会不爽已经到了极点。
按着徐慧儿的指引,“兰博基尼”在呼归山里拐过无数道弯后,无声地驶进一道幽静的山谷。刚进入七八里地,拐过一道山坳,一面大湖骤然横亘于前。
一路沉闷,萧晨原本都有些恹恹欲睡了,此时精神却陡然一振,一时竟忍不住把车靠向道旁,熄了火,下车信步走到湖畔。
湖面很平,很静,但丝毫掩不住它的雄浑壮阔之气,波澜不惊的湖面上,倒映着空中暗涌舒卷的云霞,就如一个迟暮老人,浊眼中包罗尽红尘情事。
面朝着大湖,萧晨禁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俗世杂务,名利喧嚣,在这一刻,仿佛都已尽如云烟,涤荡在这包容万象的潋滟之中。
不知道什么时候,徐慧儿也悄然站到萧晨身旁,那一身装扮配上这面镜湖,更让人几疑她是从湖面上凌波微步而来的洛神仙子,只是她望向湖面的目中,并不如仙子般超然脱俗,却含尽了一个俗人的百般情绪,凝注的眼神矛盾纠结,似乎在追忆缅怀一些什么,又或是想要遗忘逃避一些什么。
看着这种眼神,又想到徐慧儿平日掩藏自己的反常举动,以及随身携带的古怪装备,这个看来像仙子般的美女心中不知道藏着多少不足为外人道的心事。
萧晨心头微叹,目光不经意一瞥,却见旁边矗着一块一人多高的天然太湖石,石上刻着两个笔力苍劲的红漆大字——“楚天”!
萧晨仰头看看天空中暗紫的暮色,又看看眼前一望无际的浩渺烟波,不禁低赞了一声:
“楚天?暮霭沉沉楚天阔。嘿嘿,这个名字倒取得不错!”
再往旁边一看,“楚天”之下还有一行小字题名。
“徐伯隐?”看来这便是题字人的名讳了。
刚低低念出这个名字,就听身后一声冷哼,回头看去,徐慧儿一脸鄙夷地朝这石山这边瞪了一眼,径直转身回到车里。
咦?这人也是姓徐的,难道跟徐慧儿有关系?
萧晨一边在心头暗自八卦,一边跟着往回走。刚回到正路边上,一道黑影“唰”的一声从萧晨面前飞蹿而过,擦身之际,卷起呼呼风声。
萧晨扭过头,就只看见一辆黑色奔驰的背影,敞篷之下,隐隐坐着一个穿黑衣的瘦削男子。
妈的,赶着去投胎么?
* * *
回到车里,继续往前,萧晨这才留意到,这一整个山谷里除了远远那处不太高的建筑群之外,竟再无别的建筑,看样子,连同这山、这湖,都是徐家买下的私业,而从一路布置来看,这里的主人并不是那种无趣的暴发户,至少他没有像其他豪宅那样,设置电动的铁栅门和岗哨之类,每次萧晨看见那些,总会想到监狱。而这里很好,山谷是开放的,没有铁栅门,没有森严的岗哨,只是比较隐蔽,外人很难找到而已。从这点看来,它不像是一栋豪宅,倒更像是山谷中深藏的一朵不为人知的野百合。
一想到野百合,萧晨又往身旁的副驾驶上看了看,这里的一切倒是跟徐慧儿的气质蛮配的,都是那么超然脱俗,遗世独立。只是徐慧儿家里这么有钱,为什么她还要委屈自己去酒吧打工,又甘愿躲到自己家里当免费小女仆呢?
凭萧晨的直觉,他能感到徐慧儿像是在躲这家人,就算是今天他们为她举办盛大的生日宴会,可看她紧抿的嘴角和冷漠的双眼还是充满了叛逆,显然对这个地方并没有爱。
几分钟后,“兰博基尼”终于停在了徐家主宅外的一个小型停车场里。看样子今天来的宾客还真不少,几百坪的院坝上已经泊满了二三十部名车,显得其主人的身份都非富即贵。而刚才那辆黑色奔驰敞篷跑车刚好就在萧晨那车的旁边,乌黑蹭亮的车身看起来像是一只嚣张的黑豹,不过跟这部深灰色的“兰博基尼”相比,风头却又被压住不少。
走近主宅,这是一幢三层高的建筑,看起来颇有些年生了,灰白色的外墙上爬满了深深浅浅的绿色藤蔓,跟它所处的山谷和毗邻的楚天湖一样,拙朴,而不张扬,浑然天成。
此时天色已深,从屋子里透出的华灯重彩,以及隐隐传来的喧哗音乐和人声,萧晨知道,宴会已经开始了。
他自然地屈起胳膊,回过头朝距离自己始终一步之后的徐慧儿扮了一个鬼脸,见对方显然并没意会,只得哀叹一声,后退一步,拉起那美女的玉臂强塞进自己臂弯里,在她耳边低语道:
“大小姐,我现在好歹算是你男朋友,给点面子吧。”
“别叫我大小姐……”
徐慧儿轻轻一哼,微微挣扎了两下。
“大小姐……”
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远远走过来,徐慧儿听那招呼,眉头微微一拧,娇嗔道:
“福伯,说过多少遍了,别叫我大小姐。”
那“福伯”像是和徐慧儿比较亲近,颇有些惊奇地看了一眼被徐慧儿挽着的萧晨,随即扭过头继续笑呵呵地说道:
“好啦,福伯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大……呃,慧儿,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呢。”
看着那白发苍苍的管家,徐慧儿脸上总算有了几分表情,神色一黯,说道:“今天是妈的祭日,我答应过她,大学毕业以前会听他安排。”说到那个“他”,徐慧儿脸上浮起一丝嫌恶。
福伯微微长叹一口气,嘴唇动了几动,像是想说什么,终又忍住,轻声道:
“慧儿,别想那么多了,快进去吧,客人都来齐了。”
“那些人跟我什么相干?”
徐慧儿撇撇嘴,看到福伯为难的样子,跺了跺脚,撅着嘴说:
“好啦,我去就是。”
说完把脸一抹,便又换上一副温婉的神态,将那袭淡紫色的礼服下裾微微提起。
这个善变的小女人,真是天生的演员胚子。
萧晨无可奈何地苦笑一下,携着徐慧儿走进徐家的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