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三十六)挡不住的诱惑
章节列表
(三十六)挡不住的诱惑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尹之娴转身便要去敲华拉拉的门,刚要抓着门把,突然“哗”的一声,门开了,华拉拉一脸悍然地站在门口。
“慧儿,去把妆卸了。”
徐慧儿扭头朝华拉拉看了一眼,画得跟炭条似的眉头扭曲了一下,用只有她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嘟囔了一阵,脚下一跺,很不情愿地朝卫生间走去。
眼看一场战乱消弭于无形,尹之娴才突然发现墙角放着两个系着蝴蝶结的大盒子。
“咦,这是什么……”
尹之娴随手拎起一个盒子平放在餐桌上,她对盒子外的蝴蝶结显然并没有爱,快手快脚地把多余的包装扯到一旁,打开盒子。
“哇……啊啊,苍天啊,拉拉你……来看……”
不等华拉拉走过来,尹之娴已经拿出里面的东西往身前一抖,竟是一条粉紫色的无肩长款礼服,厚缎和雪纺的材质让整个裙身隐隐透出微光而不张扬,精心刺绣的碎花更为裙子增添了一股高贵优雅的意味,再配上一款雪白柔顺的毛皮小坎肩,一套粉紫的珍珠项链、耳环,一双圆头的小高跟,一款银白色的晚装包……看得尹之娴哇哇乱叫,华拉拉一双眼睛也瞪得通圆。
徐慧儿好不容易才把精心描绘了一下午的妆容卸掉,刚从卫生间走出来,便被两个女伴左右一架,“挟持”到华拉拉房里,一番稀里哗啦的声响夹杂着几声软弱无力的反抗声之后,徐慧儿穿戴整齐地开门出来。
* * *
“噗……”
萧晨嘴上正挂着的大泡泡砰然爆开,残破的白色胶带七零八落地耷在鼻尖、脸颊、嘴角,但都已经不重要了,美女当前,视而不见是会遭天谴的。
果然,母猪包装出来也可以是“赛貂蝉”。
何况,徐慧儿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母猪,呃,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母猪,哎,总之不是猪的问题啦,徐慧儿本身就是一个百分百的美女,稍加包装更是不得了。
正如萧晨第一眼看到便确定的那样,这套礼服简直就是为徐慧儿专门特制的,不单是三围尺寸丝丝合扣,更重要的是完全把她身上那股典雅婉淑的古典韵味烘托无遗,包括小坎肩、首饰和鞋子,各处细节都是最完美的搭配,只除了……
眼镜!
徐慧儿脸上竟然还架着那副老古董般厚厚的黑框眼镜,就像一锅精美的鲜汤上面漂浮着的一粒老鼠屎。
这次不能萧晨抗议,华拉拉已经发现同样的问题,径直伸手从徐慧儿脸上摘下那眼镜。
“还给我!”
“……”
“大小姐,你总得让我戴上它去找我的隐形眼镜吧?”
看徐慧儿牵着长长的裙摆磕磕绊绊地往楼梯走,尹之娴实在不放心,赶紧跟在后面帮她把裙摆托起来。
客厅里只剩下华拉拉和萧晨的时候,华拉拉终于吸了吸鼻子,眼睛看着地下,用低得几乎要用助听器才能听见的声音嚅嚅道:
“谢谢你!”
萧晨一边擦拭一脸的泡泡糖残渣,一边愁眉苦脸地答道:
“谁让我没问清楚就多吃了半盘炒饭呢?”
华拉拉猛地抬起头,一愣之下才明白了萧晨话里的意思,一张脸终于板不住了,“噗”地一声笑出来,屋子里的寒气似乎在这一笑之间弱化了不少。
平心而论,华拉拉笑起来的时候可爱多了,两只眼睛像月牙弯弯,鼻头也微微皱起,还露出了一对可爱的小兔牙,整张脸都充满了生气,不过,出于条件反射,萧晨似乎已经对这可爱之极的笑容已经产生了惧意,眼光颇不自然地闪躲开,移向墙角,手朝那方一指,说道:
“那一盒是你的,时间不早了,赶紧换上吧。”
华拉拉这才发现墙角还有一只跟刚才那个类似的盒子,只是颜色不同而已。
“呃……我也有?”
萧晨朝华拉拉身上那件很“仿旧”的绿格衬衫和“维尼熊”打量了一番,戏谑道:
“华大导演,你不是打算就这样去参加云天集团董事长千金的生日宴吧?”
得萧晨提醒,华拉拉往自己身上一看,这才想起自己这一个下午光顾着生气,居然忘记去买衣服了,心里刚庆幸萧晨想得周到,蓦地一愣,像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惊奇万分的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慧儿她家是……”
萧晨又不知从哪摸出一块“大大”泡泡糖,一边剥去包装纸,一边漫不经心地耸了耸肩答道:
“我蒙的。”
“蒙的?”
华拉拉一脸狐疑地望着萧晨,显然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
萧晨自然不能说他姐夫刚好也收到了徐家的请帖,只是不置可否地把泡泡糖塞进嘴里嚼起来。
“那……你又怎么知道慧儿和我的……呃,那个尺寸?”
“我蒙的!”
萧晨嘴里嚼着泡泡糖,含含糊糊地答道。心里却禁不住泛起一丝得意,他自问看过美女若干,目测三围从来就没失误过,不对,准确说来是错过一次的,不过那次是因为他没想到徐慧儿居然束胸填腰,愣把自己弄成“水桶”。
华拉拉见从萧晨嘴里问不出什么,微微哼了一声,眼睛重新望向手中用缎带五花大绑起来的包装盒,除了颜色不同,这盒子和先前给徐慧儿那个差不多,估计里面装的也大同小异吧。
好歹这家伙还算用了一点心思,不过,这东西看起来不便宜啊。
“这个……你买的?”
萧晨一手拍在额头上,做出一副很痛苦的表情嘟囔道:
“那半盘饭还真是天价,早知道这样,打死我也不会吃了……”
华拉拉心头一紧,皱着眉头想了想,终于咬咬牙朝萧晨问道:
“花了多少钱?我会还你。”
“真的?”萧晨一听这话,两眼一亮,皱到一块儿的五官也尽都舒展开了,眉开眼笑地望着华拉拉,急匆匆地说道:“等等啊,我找找……”
看着萧晨如此迅速变脸,华拉拉隐隐觉得有上套的不祥预感,一颗心越发沉了下去,眼睛朝那精美的包装盒瞥了一眼。看那牌子,没有万儿八千是买不下来的,唉,估计参加工作的第一年算是白干了。
“那家伙下手还真舍得。”华拉拉恨恨地朝萧晨瞪了一眼,旋即目光转到一旁的的礼服和上面缀着的蕾丝缎料上,又忍不住心跳加快,有些跃跃欲试想试在身上,没办法,漂亮衣服对女人天生有种致命的诱惑,尤其还是这么昂贵的衣服。
此时,华拉拉甚至已经在幻想,当她穿上那套华美的裙子在宴会厅里如蝴蝶穿花般轻盈来去,后面一众帅哥捧着鲜花钻石竞相排队跟着、以得她回头一笑为荣……
萧晨看着华拉拉的眼光先是忽怨忽喜闪烁不定,及至后来,则干脆陷入一副傻呆呆的花痴样。
他自然猜不透华拉拉肚子里那些花花心思,只是觉得有些好笑,这丫头现在看起来比平时板着脸的样子可爱多了。
正有些出神,萧晨猛觉得华拉拉的目光似不经意掠过自己脸庞,唯恐又再惹祸上身,赶紧低下头,作势在西装口袋里摸索起来。
好半天,萧晨才终于从身上不知哪个角落里摸出一张皱皱巴巴的收银条递到华拉拉面前。
一见“账单”出现,华拉拉顿时从美梦中清醒过来,想要伸出手去接,又不禁有些忐忑。一只白嫩嫩的小手伸缩了几次也没接触到实质内容。
好半天,华拉拉终于深深吸了一口长气,以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把账单一把夺过来,“呼”地一下凑到自己眼前——
“250?……宫保肉丁、翡翠虾仁、红烧狮子头……”
萧晨赶紧一把抓过来,嘿嘿笑道:
“呃……拿错了,这是午饭的账单。”
说着把那纸条投进不远处的垃圾桶里,又摸了一阵,最后两手一摊,耸耸肩说:
“找不到了。”
“找不到了?”
华拉拉一时有些懵了,完全没回转神来。
“唔,算了,算我倒霉,谁叫我自己找不到了呢?唉,就当饭钱吧,这两套衣服应该够我蹭一辈子的饭了。”
“啊……”
幸福来得太突然,以致于华拉拉完全不能消化,张大嘴“啊”了半天,才醒悟过来,朝啐了一口:
“做梦吧你!”
话虽是这么说,华拉拉的心情却莫名其妙地晴朗起来。严格说应该是放松,她的心情其实已经晴朗很久了。或许,从“金甲战神”身披霞光万丈地出现在门口那一刻就已经晴朗起来了。至于原因嘛,应该是为了帮徐慧儿演好晚上的戏吧?唔,当然是因为徐慧儿的关系,不然还能是什么呢?
既然去除了后顾之忧,华拉拉的注意力自然又回到了桌上的盒子里。她有种直觉,这盒子里的衣服一定很适合自己。哎,臭美是女人的天性,从三岁到八十岁都无一例外,试问又有哪个女孩能对送到自己面前的漂亮衣服免疫呢?
华拉拉平时虽然有那么点儿懒,又有那么点儿霉,但在漂亮衣服面前,她却绝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人,一个爱臭美的女人!
所以,她以最快的速度抱起那盒子冲向卧室。
“哎……跑慢点,记得别关门……”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