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三十四)那小子落跑啦
章节列表
(三十四)那小子落跑啦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哇卡卡,上架啦,第一次上架,朋友们多多支持哦!谢谢各位啦……
————————————————————————————————
就这样,萧晨为半盘饭折腰,成了徐慧儿的“男朋友”!
当然,基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之原则,萧晨在答应这桩差事的同时,也没忘记“照顾”华拉拉,于是,这位幕后导演也被一起拖下水,将作为女主角的女伴同时登场。
不过,华拉拉对此倒不太在意,反正现场有好吃的,又能顺便帮忙照应一下,以免临时出状况,何乐而不为呢?
只是,穿什么衣服去呢?唉,估计又得对衣柜进行一次大扫荡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
为了徐慧儿的“终身大事”,华拉拉特意把手机闹铃调到早上十点。
本来当闹铃歌声响起的时候,华拉拉是准备马上起床的,哪知一条玉臂刚懒懒伸出被子,立刻被初秋的凉风吹起一层鸡皮疙瘩,激得她微一哆嗦,赶紧飞快地缩回手,重新钻回温暖的被窝里。
“唔,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这种天气不多睡会儿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嗯,不如再眯一小会儿,就一小会儿,反正还早……”
呼呼……z~~~~~~~~
各种各样的香味陆陆续续从门缝里丝丝缕缕地飘进华拉拉房里,她终于“眯”醒了。
“唔,土豆烧牛肉……干煸四季豆……炒鸡蛋的味道,哈,是番茄鸡蛋汤……”
“啊……该死,居然十二点半了!”
“咦,今天我手机响了这么久,怎么没见那‘总管’来拍门?莫非遭了天报应,让他耳朵突然聋了?哈哈……”
“……不行!天啊,就算你要报应这小子也别在今天啊,晚上他还有任务呢……”
一想到任务,华拉拉终于彻底清醒了。
责任和食欲的双重刺激,让她再也顾不得什么秋风瑟瑟了,呼地翻身下床冲向衣柜。
因为动作太大,只听得身后一阵稀里哗啦的响动,自然又是她床上若干书本、发夹、零食袋、耳机之类的被掀翻落地的声音。
华拉拉却是习惯了,反正东西不在床上就在床下,也不会丢。
她瑟瑟地站在衣柜前,手足并用,足足倒腾了大半个小时,身上还是那条印着维尼熊的卡通睡裙。
“女人总是缺一套衣服。”
这句话再次得到印证。
“天,怎么我的衣服全是休闲款,居然连一套正装都没有?”
华拉拉懊恼地扯着自己的头发,猛地仰头打了三个喷嚏。
当意识到再这样磨蹭下去会感冒后,华拉拉终于从距离自己最近的地方随手抓起一件绿色细格子的休闲长袖衬衫,往睡裙外一套,嘴里嘟囔道:
“哎,还是下午去商场逛逛买一套算了,虽然又要‘出血’,但这种正式场合,总不能穿T恤牛仔裤去给慧儿丢脸吧,嗯,就奢华一次吧,大不了以后天天让慧儿给弄蛋炒饭……”
女孩子就是有这本事,总是能给自己的花销行为找到一大堆非常合理充分的借口,以寻得心理上的平衡,心安理得地“血拼”到底。
一冲出房门,华拉拉就差点跟正端菜上桌的徐慧儿撞了一个满怀,还好两个反应都不慢,身手也算敏捷,眼看着要撞上了,身子各自往右一闪,堪堪避免了一次“亲密接触”。当然,这也是徐慧儿和华拉拉在开过无数次“碰头会”之后培养起来的默契——闪避靠右。
一看见对面那道紧闭的房门,华拉拉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小子,居然比我还能睡,猪啊!”
“乒乒乓乓”砸了一阵,门里没有任何响应,华拉拉刚要发急,却见徐慧儿不声不响走过来,一把拧开门把。
“晕,门没锁。萧晨你是头……”
华拉拉的“狮吼”戛然而止,因为她发现——
萧晨落跑了!
整个一下午,华拉拉都像是一头困在笼子里的狒狒,处于那种极度焦躁中。并把尹之娴和徐慧儿通通集中到客厅里商量对策。
徐慧儿倒无所谓,自顾贴了一块面膜仰在沙发上。尹之娴就惨了,她头天晚上跟那帮女生们在录像厅熬了一个通宵,本打算回来好好睡个天昏地暗,却终于耐不过华拉拉的狮吼神功,活生生地被她从被窝里吼起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下楼的时候差点摔了一跤。
说是“商量”,现场几乎就只听到华拉拉一个人的声音:
“哎,慧儿你不是说你会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么?怎么会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闪的?”
“死小子说话不算数,被我抓着就死定了。”
“呜呜……我的半盘炒饭啊……”
“都怪我,要是闹钟响的时候起来就好了,那小子准时被我闹铃吵醒的。”
尹之娴睡得迷迷糊糊的,嘴里下意识地接了一句:
“唔,好像我早上回来的时候,看见那家伙出去了!”
“啊!那你怎么不抓着他……之娴……尹之娴……”
华拉拉的狮吼功再强也强不过周公的召唤,尹之娴鼻子里发出均匀的呼吸,看样子又睡着了。
看着尹之娴长手长脚地瘫在沙发上,华拉拉脑子里又转开了。
“唔……要不就之娴你……”
尹之娴正坐在沙发上,脑袋随着睡眠深度一耷一耷的,像在点头,突地打了一个激灵。她其实并没听清华拉拉在嘟囔些什么,只是凭直觉感到不对劲,像是猎物被人用枪瞄准时的本能感觉,猛一睁开眼,刚好看到华拉拉一脸诡笑地凑到自己面前。
“啊!”
尹之娴下意识地惊呼一声。
“拉拉,你看我做什么?”
华拉拉一张脸笑得跟刚偷吃了五百只小鸡的狐狸似的,不怀好意地在尹之娴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
“唔,我在想……之娴个子那么高,再加上慧儿的巧手,扮成男生一定帅呆了……”
“不!绝不!打死我也不!”
尹之娴的瞌睡一下子全醒了,霍地一下从沙发上跳下来,便要往楼上跑,华拉拉难得逮着一个现成的“男朋友”,哪里肯再放跑,跟着就追了上去。
两个人在屋子里一个跑一个追,战场一忽儿又转到客厅之中,两个人围着茶几打了无数个转转之后,都累得气喘吁吁的。
“别……别追了,踹死我也不会去的……苍天啊,杀了我吧……”
“之……之娴,你就从了吧……呼呼……就这一次,我保证,让……让慧儿把你画得帅一点……”
尹之娴眼角不自觉地朝徐慧儿瞄了一眼,发现她面前摆着一大堆瓶瓶罐罐,脸上已经又恢复了初见那晚的“鬼”样子。
“不……”尹之娴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哆嗦,惨叫一声。
华拉拉凑到尹之娴面前,面带诡异地冲她一笑,嘴里振振有词地说道:
“谁叫你跟那死小子是亲兄妹呢?当哥哥的临时落跑了,他的差事自然只能由你这妹妹顶上,这就叫做兄债妹偿。”
“……我……我根本不认识那个人,哪来亲兄妹的说……”
正吵吵间,徐慧儿已经化完“妆”,终于把手里的东西一放,抬起头来淡淡说了一句:
“算了,拉拉,别折腾了,你们谁也不用陪我,我自己一个人去,反正就这副嘴脸了,谁看得上谁娶回去就是。”
尹之娴听得云里雾里的,奇怪地问道:
“娶?拉拉,慧儿在说什么啊?”
华拉拉像是也被徐慧儿的情绪感染,一P股颓然坐在地上呼呼喘着大气,嘴里有气无力地解释道:
“今天晚上,慧儿她老爸……”
“我没有老爸!”
徐慧儿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冷冷地纠正道。
“……呃,是那家人,那家人要举办一场酒会,说是给慧儿庆祝二十岁生日,其实是给她招亲。”
尹之娴奇怪的问道:
“招亲?慧儿才二十岁,招什么亲?”
华拉拉愤愤不平地挥着手嚷道:
“招鬼啊,说得好听而已,说穿了就是找一个好下家把慧儿卖出去。”
尹之娴见徐慧儿脸色不对,强自忍着好奇,不敢仔细问下去,只好转移话题,问道:
“慧儿,你今天过生日?”
徐慧儿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当然,她脸上加了无数层面具,想要有表情也难。
尹之娴想了想,像是下了什么重要的决定,猛一咬牙说道:
“慧儿,那个……那个东东画出来能洗掉吧?”
徐慧儿被尹之娴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问得一愣,还是华拉拉脑子快,一下子回过神来,欢呼一声:
“之娴你答应啦,哈哈,我就知道之娴最好了……”
“拉拉,算了……”
“慧儿你别插嘴,这事就这么定了,快动手……哼,那个死小子,等他回来……”
一说起那个“落跑男朋友”,华拉拉就气得咬牙切齿,哪知话还没说完,背后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等他回来你要干什么?”
华拉拉回过头……
尹之娴揉了揉眼睛……
徐慧儿也懒懒抬起眼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