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三十一)洞房花烛夜
章节列表
(三十一)洞房花烛夜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台下十年功,台上一分钟。
《人鱼公主》果然没有辜负大家踮肿的脚尖、仰长的脖子和高昂的座位价,演出非常成功。
各位美女都不愧是表演专业的高材生,不管她们心里在想着什么,至少呈现给观众的,是一个缠绵悱恻的经典爱情故事。就连一贯冷冷冰冰的吴丹霓,在万众瞩目下,也都按照戏份的要求,非常完美地塑造出了一个可怜可爱而又可悲可悯的角色。
而当最后那一场,萧晨从高高的暗礁之上奋不顾身地鱼跃入海,在完成了几个漂亮的空中动作之后,准确无误地把人鱼公主揽在怀中,并在伊人额上印下印下深深一吻的时候,台上台下的气氛更是达到最高点,全场观众们体内的荷尔蒙都被充分激发出来。
一时间,礼堂里的各个角落里都充斥着口哨声、赞好声、欢呼声、鼓掌声……当然还夹杂了一些咒骂声,那是由于坐在前排的观众因过于激动站起来,拼命向台上的美女们挥舞胳膊,严重阻挡了后面观众们的视线所致。
总之,嘈嘈切切的各种声响沸腾不止,差点把礼堂的屋顶给活活掀了起来,演员们足足谢了三次幕,观众们还守在原地,迟迟不舍得退场。
* * *
好不容易借着诸如帽子、报纸、泡沫板、条幅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物事的掩护,萧晨护着几个美女成功逃脱了疯狂粉丝们的围追堵截,一口气跑到学校后门。眼见小礼堂和喧嚣的人群已经被夜幕完全掩盖住,各人才停下脚步,各自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尹之娴最先缓过气来,呼呼吐着气,拿手拍了拍起伏不定的胸口,夸张地问道:
“现在的新生都这么疯狂么?”
胡灵晴抚了抚鬓边有些微乱的发丝,眼光有意无意地朝萧晨瞄了一眼,笑着回答:
“美女粉丝也不少呢。”
萧晨拿手揉了揉鼻子,作出一副很苦恼的样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唉,长得太帅也是一种罪过啊。”
萧晨的话里虽然充满遗憾,不过从他嘴角忍不住弯起的弧度和眼里流露出的情绪来看,却哪里有半点懊丧的样子?
尹之娴朝萧晨白了一眼,讽刺道:
“萧晨哥,你恐怕说错台词了吧?我还以为你要说‘用漂揉就是这么自信’呢。”
一群美女哈哈大笑起来,吴丹霓脸转向别处,倒看不清表情,不过肩头倒也好像微微抽动了一下。
萧晨叹了一口气,这群麻雀们哪里知道他这只“小蜜蜂”的“大志”啊,刚才那一刻,他似乎突然理解到徐慧儿为什么总爱把自己弄得跟恐龙一样,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当恐龙的确要比当美女安全得多啊。
“人怕出名猪怕壮”,萧晨这辈子最怕的就是出名,可奇怪的是,崇尚低调的他走到哪里都会莫名其妙地抢尽风头,哪怕只是当一个“活动道具”也不小心成了“万人迷”。
唉,做人想低调一点也不容易啊。
一群美女哪里知道他肚子里这些弯弯场子,拿这个超级自恋狂取笑了几句,就把话题转换到接下来的节目安排上。为了这场演出,大家都紧张压抑了好多天,这会儿终于解脱了,谁还不想彻底放松一下?
“去唱歌吧……”
“还是喝酒过瘾,顺便吃烧烤……”
“我想看电影……”
“好啊,鬼片好high……”
“要死啦,还是唱歌……”
“我好饿……”
一群美女叽叽喳喳争论半天,最后终于决定下来,先去烧烤店饱餐一顿,然后去练歌房一边唱歌一边喝酒,等差不多尽兴了再去录像厅,爱看鬼片的看鬼片,看不下去的就睡觉。反正是周末,门口那条街通宵营业。
“谁请客啊?”
“排练经费还剩了一点,反正我在管账,先用完再说,剩下的AA。”
“乌拉……”
“既然是排练经费,那把秦老师也叫来吧。”
“还有华拉拉……”
“是啊,拉拉呢?怎么没见她?”
“算了,不用叫她,估计这个时候她已经上床了……”
“哇,拉拉是宅女也……”
“那快给秦老师打电话吧……”
一群“麻雀”们嚷嚷着,准备出发去“公款腐败”,却见吴丹霓转过身来,淡淡对大家笑笑:
“你们去吧,我要回去了。”
几个美女一听吴丹霓要撤,都不依不饶地硬要拉她一起去,却见她把嘴附在几个美女耳边私语了几句,大家一脸理解的样子冲她挥挥手,批准她回家好好休息。
萧晨心念一动,开口也要请假。
尹之娴横了他一眼,冲口说道:
“你跟着凑什么热闹,你每个月又没有那几天……”
这话一说,吴丹霓不好意思地朝尹之娴瞪了一眼,后者顿时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赶紧支吾着解释道:
“呃……我也不是说吴丹霓……”
她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倒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弄得美女们都哈哈大笑起来,吴丹霓秀眉一蹙,也不多说,转身便朝后山走去。尹之娴眼见自己越描越黑,心头一急,“啪”地一拳搡在萧晨肩头,瞪圆了眼睛一字一顿地狠狠说道:
“总之没有合理理由,不-许-请-假!”
理由?总不能说是因为担心那个冰山美人可能会有危险,而自己要去做护花使者吧?
萧晨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贼笑兮兮地说道:
“你哥要跟你嫂子去洞房花烛了,这个理由够充分吧吧,嘿嘿……”
萧晨说完,不等尹之娴作出回答,身子一缩,飞快地朝着吴丹霓消失的方向跟去。
等尹之娴反应过来,萧晨只剩下很小一个背影了,尹之娴气得双脚跳得老高,也顾不得什么兄妹之情了,指着萧晨的后背破口骂道:
“踹死你这臭小子,重色轻友,当心路上碰到鬼,打破你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