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二十七)竞聘义工
章节列表
(二十七)竞聘义工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第二天,萧晨是被门铃声吵醒的。
摸出枕头下的手机一看,还不到六点,他妈的这么早谁来扰人清梦?
对于这样的骚扰铃声,萧晨通常采取装聋战术,再说不是还有华拉拉在么,就算那丫头也同样懒得起床开门,楼上还有一个,呃不,该是两个美女,总不可能一门四懒虫、男女都装聋吧?
喃喃骂了两句,萧晨又把头钻进枕头底下,继续再睡。哪知门铃竟一直孜孜不倦地响个不停,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势头,而整个屋里也都没人理睬。
考虑到门铃的电池属于房东的固定资产,更是实在难堪那刺耳的铃声摧残,萧晨终于猛然翻身坐起,怨气冲天地高叫一声:
“老天,这房子里的人都死光了么……”
门外的人似乎听见里面有声响发出,按得更欢了,“叮咚叮咚”的毫不停歇,隐隐还有撞击声传来。
“来了来了,要拆房子么……”萧晨伸手去拿衣服,一扯动筋骨猛觉得浑身疼痛,“哎哟”一声,才想起头天晚上曾被一头恐龙,噢不,该是一头、两只美女误伤了。
挣扎着从床上滚下来,萧晨揉揉高高肿起的P股,那个部位好像是被华拉拉打的,下手还真狠啊。
门铃声还在继续,萧晨一边喃喃咒骂一边一瘸一拐地走到门口,懒洋洋地拉开房门。
“谁啊……呃……吴……吴丹霓!”
萧晨揉着睡眼的手忽地一顿,继而又猛然揉了几揉,不错,站在他面前那个冰冰冷冷而又艳光难掩的美少女正是他的同学、邻居兼搭档——吴丹霓。
“你……你怎么……”
萧晨话到一半,却见吴丹霓眼角一扬,微微侧过身子,拿手朝萧晨身下一指,萧晨顺着那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才赫然发现自己下身仅穿着一条裤衩。
饶是萧晨脸皮再厚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也顾不上客套寒暄,赶紧忍着周身疼痛迅速跑回屋里,胡乱拿了条短裤套上。
再回到门口,吴丹霓已经不见了,地上摆着一小盒精致的点心,下面压着一张纸条,端正地写了两个字:“谢谢!”
呃,这个美女一大清早像催命一样地把自己叫起来就是为了送一份早餐外加谢谢么?
哎,都说女孩的心思你别猜,看来这句名言是不分国界的啊。唔,这吴丹霓国籍不明,若说她是爱斯基摩人也不奇怪,要不怎么会跟刚从冰箱里拿出来还没解冻的冰激凌一样呢?好看,不好吃啊。
一想到冰激凌,萧晨猛地咽了一口口水,这冰山美人送的怎么不是一大盒和路雪呢?
萧晨笑着摇了摇头顺手把字条往裤袋里一塞,才提着那盒点心返回到房里。
没过几分钟,华拉拉和尹之娴抱着一叠书从外面回来,萧晨这才意识到,不怪吴丹霓来得太“早”,而是自己竟不知不觉睡了整整一天!
* * *
这天晚上排练的时候,吴丹霓的表现倒比前次好了很多,至少看向“王子”的目光中少了几分仇视,虽然还是没有什么温度,但由于她演技的确不错,所以除非当事人,其他观众绝对很难察觉。
倒是萧晨,带着浑身累累的伤痕坚持排练,却难保有一些造型做得不到家,被秦瘦一番炮轰:
“你小子萎了么?腿脚站直!”
“好好走路,拐什么拐,属鸭子啊?”
……
到后来,华拉拉终于觉得良心上实在过不去了,才悄悄把萧晨头天晚上被人打伤了的消息告诉秦瘦。
秦瘦一听,当即“啊”地一声大惊失色。
“被人打伤了?是谁啊?”
华拉拉脸上憋得通红,却打死也不招供,秦瘦当即把萧晨叫下台来,拉到一边去“讲戏”,威逼利诱了好半天,萧晨才扭扭捏捏地把头天晚上发生那场“乌龙戏”招供出来。
秦瘦一听那恐龙果然是一个绝色美女,打死也不相信,硬说除非让自己亲眼见识一下。哪怕看一眼照片也行。
“木片片,木真相!”
“要照片?一眼是吧……”
萧晨嘿嘿一笑,从包里摸出手机,摆弄了几下,凑到秦瘦面前一晃,旋即又收了回去。
萧晨掌握的时机恰到好处,这一眼刚好让秦瘦看清徐慧儿的本来面目,等他从震撼中回过神来,美女却早不见了。
“哎,你……”
秦瘦这会儿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伸手就去抢萧晨的手机,你来我往折腾了半天,总算是以三顿大餐的代价拿到了手机,调出图片一看,连眼珠子都快掉进去了,嘴里只是像傻了一般喃喃念着:
“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最后,秦瘦很清醒地问了一句——
“小披风,你那别墅招不招管理员?清洁工也行,绝对是义工,不要你半分钱的……”
“唔……你每个月给我五百块我可以考虑……”
“让我想想……”
半小时后,当排练散场,在回家的山路上,萧晨居然又听到一句同秦瘦几乎一模一样的问话:
“萧晨,你……需不需要一个管理员,或者清洁工,放心,不要你半分工钱的……”
“呃……我已经答应……”
“答应啦?哈哈,谢谢你,终于可以和慧儿住在一起了!”
华拉拉难得向萧晨展露一记灿烂的微笑。
萧晨一噎,正待澄清,猛地反应过来,大叫道:
“慧儿?你说的那清洁工是慧儿?”
华拉拉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答道:
“当然,要不然你以为是谁?难不成是我么?你放心,慧儿管家的水平是我见过最厉害的,请了她你绝对不会后悔……”
华拉拉兀自喋喋夸赞,萧晨已经摸出手机给秦瘦发了一条短信——
“你不用考虑了,我已经请到义工了。”
十几分钟之后,萧晨的手机上收到一条回信——
“小披风,你太可爱了!(我是李晓梅!)”
萧晨用默哀的心情合上手机,心里很是同情秦瘦,李晓梅以前在班上就是出了名的逼供大王,他甚至想象得出当刚才李晓梅将自己那条短信拦截之后,柳眉倒竖地逼秦瘦招供为什么会去应聘义工的样子。哈哈,这小子万万没想到,他就算逃过了“母夜叉”那一劫,也还是没躲过“母老虎”的毒手,估计这家伙明天出现的时候,那伤势不见得比自己要轻哩。
幸灾乐祸一番后,萧晨又对秦瘦肃然起敬:
有难同当,好兄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