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二十三)画皮(上)
章节列表
(二十三)画皮(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萧晨居高临下,借着月光这才看清楚,林子间那两个人一高一矮,高的那个剃的光头,粗壮的胳膊上纹了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矮的那个染了一头黄毛,穿着一件花衬衫。
过了一会儿,还没见那“恐龙”出现,“花衬衫”突然呻吟了一声。
“怎么了?”
“刚才肚子有点疼……现在又好像没有了……”
“谁让你刚才吃那么多,哈哈……”
光头还没笑完,轰然一声巨响,接着一股浊气顺着风吹过来,差点儿没把树上的萧晨和秦瘦给熏下去。
“哈哈,原来你也……”
“妈的,估计刚才那酒菜不太新鲜。”
“要不咱去找个地儿……”
“花衬衫”话刚说到一半,突然被光头打断:
“来了来了……”
不远处,“恐龙”的身影终于出现。
当然,像她这样极品的存在,身边果然是连一个胆敢与之同路的伴儿都没有的。
* * *
“花衬衫”和光头的注意力顿时从肚子转到“恐龙”身上,两人开始合计着怎生去把那“恐龙”弄进林子里来好下手,哪知还没等两个人商量停当,事态却完全出乎他们意料的发生了逆转——“恐龙”竟主动朝林子里走了进来。
“恐龙”埋着头,脚下似乎没太留意方向,估计是心不在焉地在想什么事情,以至于走错了道儿也不自知。
无论是什么原因导致“恐龙”失神,既然“肥羊”主动送上门来,不趁机下手可是傻子。
“花衬衫”和光头可不傻,二人打了一个眼色,悄悄分作两路从“恐龙”身后掩上去,眼见一把要抓住了,那“恐龙”却抱着树干往前转了半圈,刚好躲过背后两道魔爪,但一回过身子,八目相对,三人则各自爆发出一声惊叫。
“恐龙”的惊叫倒还好理解,属于碰到“色狼”的正常反应,“花衬衫”和光头那两声却是被“恐龙”脸上的浓妆吓的。
“恐龙”叫过之后,想来也被吓怕了,拔腿就跑,“花衬衫”和光头强自忍着恶心欲呕的感觉,连忙追上去。
“恐龙”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傻了,也忘记了应该往大路上跑,慌不择路地钻进林子深处,竟向萧晨和秦瘦藏身的那棵大树一路跑去,嘴里不住大呼“救命”。
萧晨和秦瘦虽然很想看热闹,但一个女生,虽然她长得很“恐龙”,但毕竟是一个女生,这样可怜巴巴地一口一个“救命”,还能再忍下去面子上也实在有些挂不住了,双双从树上飞扑而下。
光头强忍着肚子里的翻江倒海一路追来,眼看着距离那“恐龙”不足三米,伸手就快抓到那件制服了,蓦地眼前黑影一闪,随即脚下像被谁扯了一下,一个收势不稳,俯面朝下活活摔了一个“狗啃泥”。
“哪个狗日的扯老子后腿?”
光头一张嘴,几颗带血的牙齿扑簌簌落到地上。
“花衬衫”的遭遇也好不到哪儿去,他是活生生被从天而降的“人肉炮弹”坐垮的。而当他全身劲力一松下来之后,下身却再也憋不住了,一泻千里……
随后,这种状况又传染到光头身上。
* * *
萧晨、秦瘦和“恐龙”是被恶臭活生生熏出来的。
一口气跑出百米之外,把手从鼻子上拿下来,空气里似乎弥漫着那股恶臭。
“糟了,过了12点了。”
“恐龙”看了看手表,惊慌失措的样子好像比刚才碰到“色狼”更甚。
“宿舍关门了,怎么办啊?”
“恐龙”急得拿一双手紧紧绞着制服的衣角,好半天终于咬了咬嘴唇,像是下了一个重大决定,抬起头怯生生地看着萧晨和秦瘦,弱弱地问道:
“两个大哥,你们看,我能不能……”
“不能!呃……我的意思是说我该回家了,我老婆还在等我,拜拜。”
秦瘦飞快地说完那话,一转身奔出老远,才停下脚步,回过头贼贼地冲萧晨比划了一个“V”的手势。
萧晨很无奈地叹了一声长气,说实话,刚才“恐龙”那番话,若只是听声音不看她的样子,萧晨绝对不会犹豫半分便一口答应下来,可是,面对着那张又厚又白的面粉脸、黑框眼镜下青肿的黑眼圈,还有那张血盆大口,他实在失去了点头的勇气。
萧晨的眼光小心地避过“面粉”脸顺着往下,突然停住了,眼前那道脖子上完全没有添加任何外物,却也显得白嫩光滑。他一下子又想起“花衬衫”和光头在小酒吧里说过的话,心头一动,一脸诚恳地对“恐龙”说道:
“这个同学,我就住在东篱山上,你要实在没地方可去,倒是可以去我那暂时凑合一晚。”
萧晨原以为那“恐龙”还会扭捏一下,哪知道对方竟像是在等这句话,竟马上点头答应下来,倒叫萧晨心头犯了些嘀咕:
“我的天,可别说这‘恐龙’是个女鬼啊……呸呸呸,童言无忌……”
刚一起了这个念头,萧晨便觉得眼前一暗,抬头一望,刚才还皎洁如盘的明月这会子也不知躲去了哪里,两旁幽幽的树林里黑影幢幢,也分不清是树枝还是别的什么,山路上很静,静得仿佛只能听到他自己的呼吸和脚步声,一袭凉风过来,阴惨惨地灌进他后领,竟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噤。
萧晨心头已经隐隐有些后悔了,人家英雄救美倒也罢了,自己救下的人可万万跟那“美”字搭不上边,想到随时有一张面目可怖的“画皮”亦步亦趋地飘在身后,萧晨脖子僵僵的,连扭转头看看都不敢,更别提搭讪了。他很想加快步子,可脚下这段路竟似漫长得没有尽头,而自己的两条腿愈发酸软,竟像是长在别人身上的。
就这样,从山脚到半山腰两三里的路程,萧晨足足走了二十分钟,才终于看到熟悉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