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二十二)极品恐龙?极品美女?
章节列表
(二十二)极品恐龙?极品美女?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放假期间,更新时间有点错乱,敬请见谅,俺会逐渐恢复生物钟的……
————————————————————————————————————————————
“可别说哥哥不帮你,我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你要找的那个妞在这里打工,嘿嘿……”
两个男人从萧晨他们坐的包厢经过,遗下一路淫亵的笑声。
萧晨打开一罐啤酒吞下一大口,才懒洋洋地感叹道:
“看来这世道上比你还不如的人还真不少。”
“我日,啥叫比我还不如,我可是纯洁得像一张白纸。”
“对,你是白纸,比卫生纸还白……”
“……”
秦瘦正无语间,猛听得隔壁又传来一阵熟悉的淫笑:
“不过小黑啊,不是哥说你,就这种四眼货色,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学校里随便抓一个妞也比她强多了,你脑袋进水了还是咋的了?我记得你以前眼光很高啊?”
“要找她的可不是我,我不过是替老板办事的。不过我看这个妞的照片很正点啊……”
“正点?你有照片?快拿出来哥哥也看看,嘿嘿……呃,这照片上的小妞果然是绝版啊,咋看起来那么眼熟呢?对了,像演小龙女那个大明星刘菲菲!唉,我们还是走吧,肯定是我弄错了……”
“不会吧?哎,算了,反正也进来了,顺便大吃大喝一顿也不错,反正有老板买单,嘿嘿……”
“还是你小子机灵,哈哈……”
……
此后,那两人说来说去,都是些猥亵粗俗的打屁扯淡话,萧晨和秦瘦便也懒得再听,自顾喝酒聊天。
秦瘦突然想起一件事,向萧晨问道:
“你说,刚才排练的时候,吴丹霓的保险绳怎么会断?照说那绳子不可能会自己断的,对了,好像你说你看见有人弄断了绳子,是谁啊?”
萧晨懒懒喝了一口酒答道:“我也没看清是谁,只是无意中看到这个……”
说着从裤兜里摸出一包纸巾,小心打开之后,里面却是一把一指宽的锋利刀片。
“这是我在舞台上捡到的,怕吓着那帮美女,没跟她们说。”
秦瘦若有所思地看着那比纸还薄却反射着青光的刀片,喃喃道:
“这么说来,是有人故意要陷害吴丹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萧晨无奈地耸了耸肩,收起刀片,嘴里嘀咕道:
“我也不知道,或者是没追到美女因爱成恨吧?”
秦瘦很夸张地做了一个鬼脸,笑道:
“看来你这护花使者任务很艰巨呢,哈哈,以后每次排练,这洋MM的人身安全可就交给你啦。”
萧晨又开了一罐啤酒,嘴里哼道:
“切,她又不以身相许。”
二人一边谈笑,一边喝酒,眼看篮子里的啤酒越来越少,桌上用空罐子搭成的小山越来越高,这时,隔壁“车厢”突然传来一声惊叫:
“你说,刚才那个极品恐龙……”
果然男人所见略同,就连选用的形容词都一模一样,萧晨不由得对隔壁两个同样被“雷”倒的男人深表同情,而那边接下来压低声音说出的话却颇让他有些吃惊。
“你说那个极品恐龙就是……我要找的人?”
“你刚才不也看到了么,她的胸牌上写着‘徐慧儿’三个字。”
“可是……万一是同名同姓呢?万一是她今天有事找人代班呢?又万一……总之这……完全不可能嘛,跟照片上的人相比,根本就是美女与野兽两个阵营的代表。”
“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你看,她戴那么大一副眼镜,又故意把自己画得像鬼一样……”
“你是说……她故意让别人看着她嫌丑,就不会留心多看了?不会吧,这年头的女孩子都巴不得把自己打扮漂亮一点,哪有把自己越画越丑的?”
“可能她就是不想被你老板找到呢?”
“那……你的意思……还是把她先弄回去再说?”
“你笨啊,难道不能先把她抓来先‘检验检验’么?嘿嘿……”
“还是哥哥英明,哈哈……”
* * *
那个“极品恐龙”竟可能是疑似刘菲菲的大美女?
这下非但是萧晨,就连秦瘦听到也来了劲头,借着几分酒意悄声对萧晨笑道:
“嘿嘿,想不想看恐龙变身记?”
“这些垃圾说的话你也信?”
萧晨懒懒应了一句,眼睛却也亮了几分。仔细回想起来,隔壁那两个男子虽然猥琐下流,分析的倒也不是不可能,一想到竟连自己都可能看走了眼,那张鬼脸下居然会藏着一张与表面截然不同的脸,他也颇有些期待起来。
耳听得隔壁两个男的低声鬼鬼祟祟商量着等酒吧打烊后埋伏在某处小树林动手云云,这些都不是萧晨和秦瘦关心的问题,估摸着距离酒吧打烊差不多还有一阵,便又叫了几道小菜和一打啤酒,悠哉游哉地慢慢等着看好戏。
没过一会儿,“极品恐龙”托着一个盘子路过萧晨他们的包厢走进隔壁。
“恭喜两位成为我们店里今晚的幸运嘉宾,这两杯酒是老板送的,请慢用……”
* * *
萧晨突然发觉,那“恐龙”长得虽然很极品,但声音居然很不错,软软糯糯的。
“我日,隔壁两个猪头运气还真好……”
秦瘦骂完,很郁闷地灌了一大口啤酒。
* * *
按照三江大学的规定,每天晚上12点关宿舍门。考虑到店里的顾客和服务生基本上都是学生,所以,“烈火快车”在十一点四十五分的时候准时打烊了。
十一点半刚过,萧晨他们隔壁“车厢”那两位就提前结账出去了,鬼鬼祟祟地钻进回学校必经的一个小树林里,当然,他们并没发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还有两个人影便潜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的两株树杈枝叶间,攀爬登高对杂技班出身的萧晨和秦瘦而言,便只是家常便饭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