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二十一)烈火快车上的史前动物
章节列表
(二十一)烈火快车上的史前动物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几乎所有的大学校门外都会有这样一条街,街上布满了形形**的小超市、饮食摊、游戏室、录像厅、练歌房、舞厅、小酒吧……总之学生们需要或者可能需要的,这条街上一应俱全。
街上的老板们都知道,他们的主顾,那些还没有取得收入的大学生们花起家里寄来的钱多半都是不计后果,绝不手软的,他们的钱最是好赚。
大学生们大多是精力过剩的夜猫子,所以尽管已经快十点了,可街上还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萧晨和秦瘦穿过人潮,走进一间叫“烈火快车”的小酒吧,一推开那扇玻璃门,一股夹带着青春气息的喧嚣热闹扑面而来,果然很符合店名的风格。
毕竟是针对学生的低消费酒吧,不足百平米的吧内,装潢并不如长州市萧晨常去的那几间酒吧豪华时尚,但也颇具风格,一个个开敞式的小包间就像列车车厢,一节节地蜿蜒排列着,吧台便设在“列车头”上。“车厢”中间的空地上搭了一个十余个平米的小舞台,几个乐手在台上抱着吉他纵情高歌:
“这午夜黑暗中,
随着急速的节奏
象箭轻似烟,
这喷射的快车,
狂号音响的冲激
夜里不休息……”
“车厢”与舞台之间的环形地带便是一个简易的舞池,随着激扬的鼓点和煽情的歌声,一群学生打扮的男女们嘻嘻哈哈地在舞池中扭腰甩胯,尽情地张扬着青春的活力。
一进门,萧晨便指着不远处几个空“车厢”询问秦瘦要坐哪儿,秦瘦帅气地甩甩头发,指着一个灯光略显昏暗的“车厢”说道:
“像我这样拉风的男人当然要低调,坐在太亮的地方会招蜂引蝶的,就坐那儿吧……”
萧晨跟在秦瘦身后,一边往那边走一边很赞同地点头附和道:“你的确不适合坐在太亮的地方,免得在杯子里找到你自己的头皮屑……”
“我日!吃了那么多的泡泡糖,你嘴巴还是那样的臭!”
“不过你的‘脸皮功’倒是与时俱进了……”
两个人互相臭着,走进那“车厢”坐下来,一个女服务生很快走过来为他们点酒。
这间小酒吧果然有些特色,就连服务生穿的服饰都统一成类似列车员服装的款式,当然是改良过的,上衣用弹性十足的莱卡面料和略偏瘦窄的剪裁将女服务生应该有的身段恰到好处地烘托出来,而下面则换成长度刚刚过臀的A字百褶裙,以抓住男同学们的眼球。
制服MM,这个噱头果然能吸引到不少男性顾客。
不过,萧晨和秦瘦的运气似乎不太好,为他们点餐那个“制服MM”无论是胸部还是腰臀,都让两个资深打望专家大失所望,连裙子都比一般人的要长,差不多快到膝盖了,萧晨甚至怀疑她(他)是不是男扮女装。
身材差也算了,那MM脸上也没什么看点,后脑上用发网盘成一个发髻,再加上一副厚厚的黑框眼镜,让她看起来像一个老式修女,总之与这青春火辣的场合格格不入。
曾经有人问:比一个恐龙更让人觉得恐怖的是什么?
答案不是两只恐龙,而是一只化了妆的恐龙。
现在萧晨和秦瘦深深体会到这个答案的万分准确了,那个“制服MM”丑便也罢了,偏偏脸上还刷了一层厚厚的面粉,黑黑的眼圈,猩红的大嘴,这样的极品恐龙估计一辈子也难遇到一次,如果不是基于礼貌,两人早就夺门而逃了。
好在那“极品恐龙”帮二人点完酒就没再出现,两人才得以重新找回喝酒叙旧的心情。
几碟小菜,两打蓝带很快送上桌来。
“老规矩?”
“谁怕谁!”
两人对视一笑,各自“啪啪啪”拉开三罐啤酒,闷不作声便往喉咙里灌,两分钟不到,桌上便多了六个空罐子。
秦瘦仰头喝完最后一口,把空啤酒罐瓶子往桌上一顿,反手抹去嘴上的酒沫子,这才悻悻然地说道:
“丫的,不玩了,总是比你慢一口……”
萧晨嘿嘿一笑,伸手夹了一个卤兔头放进秦瘦碗里。
“吃吧吃吧,吃完不够再叫。”
“你还记得我爱吃这个啊?”秦瘦心头颇有些感动,连忙把兔头塞进嘴里,免得流露出来,吃了一半才回想起萧晨的话,猛抬起头:
“呃,难怪你丫今天这么好心,本来就是我请客啊,妈的,你的无耻不减当年啊……”
一说起当年,两个人的话匣子就打开了,从杂技班上每一个女生的身材相貌,再说到每一个老师的狠毒刻薄。到最后,话题不可避免地回到秦瘦最迫切想知道的问题上:
“你那时候为什么突然蒸发了?”
“因为我怕热。”
“去你的,说真的呢。”
“其实,是因为想要我的人太多了,那些队我都想去,又最怕选择,所以,干脆一个都不去,直接跑回我山西姥姥家摸鱼去了。”
“你丫牛啊,知不知道当时我们多恨你啊,白白浪费了那么多好机会,可耻啊!还有,班上李晓梅那几个丫头片子还为你哭了好几场……”
“是吗?哈哈,早知道我就不走了,李晓梅长得也蛮不错的,先收着好了。”
“收你个头啊,她现在是我老婆!”
“呃……我是说帮你收,不过,你小子这坨牛屎,咋把那朵鲜花插上的?老实交代,是不是霸王硬上弓了?”
“呸,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无耻么?我们那可是最纯洁的爱情……”
“得得得,再说下去我刚才那些都要白吃了。跟我来这套,就你那丫,还纯洁呢,‘甲醇’差不多,说吧,怎么把上的?”
“呃……别说得那么难听嘛,其实,我们那段纯洁的爱情是从英雄救美开始的……”
“英雄救美?拜托换一个新鲜一点的桥段好不好?你看,我刚才不也英雄救美了,咋没见得那个外国辣妹以身相许站在中间呢?郁闷。”
“你想把那个洋MM啊?哈哈,可别说哥哥不帮你……”
秦瘦的话音骤然打住,而萧晨的耳朵也同时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