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二十)传说中的神勇小披风
章节列表
(二十)传说中的神勇小披风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今天出门走亲戚才回来,更新晚了,不好意思啊……
————————————————————————————
众人屏住呼吸,大气、中气、小气通通不敢出,因为他们都看得出来,华拉拉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剧本是华拉拉的逆鳞,秦瘦显然也不敢触这霉头,尽管他心里觉得这样的结果倒也不错,蛮有创意的,咦,这家伙好像没系钢丝绳吧?还有……他最后在空中那个空翻动作看起来咋那么眼熟?
“王子”放下手中的“人鱼公主”,自顾站起身来,对着暴怒中的华拉拉微微耸了耸肩,也没多说什么。自顾往台下走。
华拉拉正待冲上台去发飙,这时候,呆了半天的“人鱼公主”终于爆发出一声足以掀翻屋顶的尖叫:
“我的钢丝绳断了……”
这是萧晨第一次听到吴丹霓发自肺腑的心声。
* * *
“拉拉,这次你又是忘了什么?”
“哎,拉拉你是不是又贪便宜去买次货了?”
“人命关天,这可开不得玩笑……”
一群女生站在舞台上,围着负责准备道具的华拉拉叽叽喳喳地声讨,而后者急得都快要哭了。
“我……我没有……不是……唉,都怪我……”
“不是你的错!”
萧晨终于**一句话。
“你……”
华拉拉诧然抬起头,眼泪花花地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
“我说,不是你的错!”
萧晨重重地重复了一句,眼光逐一在周围几个女生脸上扫视了一遍,又接着说:
“绳子是被人弄断的。我看见了。”
萧晨这一说,女生们就像听到天方夜谭一样,一个个瞪圆了眼睛张大了嘴,不可置信地齐齐望着萧晨。
胡灵晴最先反应过来,恍然大悟道:
“难怪你会跳下去救她。”
尹之娴却像突然想到什么,指着萧晨结结巴巴地问道:
“苍天啊,你……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居然……居然没事?”
“因为他是小披风!”
* * *
小披风?
众美女的目光齐刷刷地转向说那话的人——秦瘦。
却见秦瘦双手抱在胸前,定定望着萧晨,大眼睛里的笑意更浓了。
“还是被你认出来了……”
萧晨一脸苦笑地迎上秦瘦的目光。
秦瘦见萧晨承认,再无怀疑,一下子冲上前来一拳搡在萧晨肩上,骂道:
“你这丫的,不声不响失踪了好几年,没想到居然是躲到大学里把妹妹来了,看到哥哥也不招呼一下……”
萧晨夸张地捂着肩膀,一张脸“痛苦”地扭曲着回应道:
“谁让你这只重色轻友的小蜻蜓眼睛里有异性没同性呢?看你**功夫见涨,我可不敢打扰你。”
“切,去你妈的……”
小蜻蜓?
小披风?
看着两个雄赳赳的大男人斗嘴,再加上那两个听起来类似几米漫画里的古怪名字,几个女生再一次被“雷”倒了。
半晌,尹之娴才弱弱地朝秦瘦问了一句:
“小……蜻蜓,秦老师,你真的叫……小蜻蜓?”
“是啊,以前在杂技学校的时候那帮家伙给取的,他们嫉妒我眼睛比莫少聪还大。”
秦瘦得意洋洋地甩甩头发,看到身边一群瞠目结舌的美少女们,这才笑嘻嘻地给大家介绍道:
“你们还记得以前我说过的那个故事么?神勇小披风横扫俄国洋鬼子。”
一干女生一愣,随即眼睛一亮,七嘴八舌地接口道:
“是不是那年有一个俄罗斯杂技团到江东来……”
“号称世界第一杂技团,瞧不起我们中国杂技……”
“你们团里的小披风挺身而出,和洋鬼子比赛……”
“他从二十米高台跳下来,连保险绳都没系……”
“在空中做了五个空翻……”
“五个侧翻……”
“又在落地一分钟之内……”
“一口气完成了五十个托马斯全旋……”
“吓得一群洋鬼子夹着尾巴灰溜溜地逃跑了……”
“就在中国体操队……”
“跳水队……”
“杂技团都抢着招他加入的时候……”
“他却突然失踪了。”
这个传奇故事女生们显然已经听了不止一遍,这番转述出来,叽叽呱呱的却又熟稔之极。
“不错,这个……”
秦瘦一边说一边把萧晨拉到自己身前,骄傲地说:
“……帅得仅次于哥哥我的男同学,就是传说中的小披风!”
美女们顿时哗然,个个都拿奇异的目光重新打量萧晨,弄得他反倒觉得自己像个怪胎似的,浑身不自在,赶紧强笑两声:
“美女们这才发现我比那只大眼睛蜻蜓帅么?唔,要和我约会的站左边,要被我约会的站右边,要以身相许的站中间……”
话音未落,美女们一通嬉笑尖叫,迅速作鸟兽散开,生怕站错了队。
萧晨正郁闷着,突然发现场中居然还有一个没被吓跑的。
“之娴,你要选站中间么?”
尹之娴立在场中,像是并没听到萧晨的调侃,咬着嘴唇呆呆想了半天,随后似乎做了什么决定,自顾把头重重一点,便一个箭步冲到萧晨面前,拽着他的胳膊问道:
“你真的是那个神勇小披风?”
看着尹之娴一脸热切的样子,萧晨也不忍否认,反正秦瘦那“大喇叭”早就已经广而告之了,于是苦笑着点了点头。
只听尹之娴‘哇“地一声,尖叫着跳起来,拽着萧晨胳膊的两只手猛摇个不停,两眼放着绿光,嘴里兴奋地叫道:
“哇,萧晨哥,你是我的偶像耶,你教我那个跳下来翻跟斗吧!”
虽然被那声“萧晨哥”叫得骨头都快酥了,但萧晨还是不得不冲尹之娴耸了耸肩,歉声说道:
“呃……那个动作起码得练十年,而且要从三岁练起,你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啊……”
尹之娴一听这话,满腔热情一下子降到冰点,拽着萧晨的手颓然一松,像个泄了气的皮球。
难得有一个美女粉丝,萧晨哪舍得见她如此失望,揉了揉尹之娴的头发安慰道:
“不过呢,看在你那声‘萧晨哥’的份上,我可以答应满足你一个其他愿望,当然,必须得是我办得到的。”
尹之娴一听这话,重新来了劲,仰头问道:
“真的?那可不可以先存着?”
萧晨作势皱了皱眉头,颇有些勉强地答道:
“好吧,谁让我们是亲兄妹呢?不过……你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以后都得叫我‘萧晨哥’,哈哈……”
尹之娴微微一愣,随即展颜一笑,点头答应下来。
萧晨看着那张阳光灿烂的笑脸,心里一动,嬉笑道:
“那么,可爱的小妹,现在可以来‘啵’一下么?”
尹之娴微红着脸,笑嘻嘻地朝萧晨凑过来,萧晨眯缝着眼,鼻端似乎已经闻到美女脸上淡淡的茉莉花香。
萧晨正无尽绮思遐想间,猛地一阵剧痛从脚上传来,同时传来的,还有一个恶狠狠的声音:
“我踹死你!”
睁眼再看,尹之娴早已咯咯笑着远远跑开,只剩下一个背影了……
* * *
空落落的舞台中央。只剩下抱着脚乱跳的萧晨,和在一旁看好戏的秦瘦。
“失败吧?”
“有点。”
“怎么办?”
“凉拌!”
“喝几杯?”
“你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