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十八)花丛中的秦瘦
章节列表
(十八)花丛中的秦瘦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纸片上方端端正正地写着几个大字——
《杂技舞台剧<人鱼公主>王子人选》。
随后是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
“05表演班的男生档案(绝密)
黄天榜:身高195,体重250,人称“黄天棒”,体健貌端,可惜人鱼公主需要的不是相扑王子,pass!
苏小小:身高160,体重100,可考虑出演龟丞相,演王子么……pass!
林天齐:身高180,体重160,双眼裸视0.01,戴着眼镜0.1,话说摘掉眼镜可以去从事盲人按摩,pass!
杜凌天:身高183,体重138,绰号“杜杀”,那张永无笑容的扑克脸一旦上台,估计新生们会被吓哭的,pass!
杨伟男:身高172,体重125,无论从身材样貌还是演技来说,他都是上上之选,可惜……此人只对反串感兴趣,永远拒绝饰演男角!pass!
萧晨:身高178,体重135,无任何不合适出演之理由。OK!”
* * *
看着那页纸上自己名字后面那个鲜红的朱砂大勾,萧晨的身子莫名地哆嗦了一下,眼前仿佛交错着无数道嫉妒得足以把他杀死N遍的目光。
当然,死有轻如鸿毛,有重如泰山,果真这样的死法显然属于后者。所以,萧晨当即视死如归地重重点了点头,即或是他并不清楚这出什么杂技舞台剧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或者这场剧需要自己饰演什么角色……
* * *
第二天下午,距离那场约会还有差不多一小时的时候,萧晨便开始准备了,洗头洗澡,沐浴更衣,“大大”嚼了七块,打开手机看时间八十五次,往对面窗户里张望一百三十九次,终于有一次像突然发现新大陆一般叫道:
“吴丹霓出门了!”
尹之娴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这只电磁炉上的“蚂蚁”,怪道:
“我以为你只是对甜食比较感兴趣,没想到还惦着热豆腐!”
萧晨把目光重新转回到尹之娴身上,涎着脸贼兮兮地一笑,嬉道:
“岂止啊,甜不辣我也爱吃,冷热辣甜,想吃就吃,我胃口一贯很好。”
“做你的清秋大梦吧,当心我一脚踹死你。”
尹之娴已经对萧晨的口花花产生了抗体,笑着回应一句。
华拉拉自顾抱着本本缩在沙发上,当然,能让这只床居动物离开心爱的床的原因是因为不久之前,她在床上喝完饮料之后,刚好顺手把瓶子放在枕头边,刚好忘记盖上瓶盖,刚好又不小心把大半瓶水一下全弄翻了……
于是“哗啦啦”水淹大床,倒霉的华拉拉只好暂时把战场转移到客厅沙发上,等那床自然阴干。当然,自打那次走光门事件发生之后,华拉拉已经将所有的睡裙一律换作睡衣睡裤,以防不测。
耳听得萧晨和尹之娴调笑,华拉拉头也没抬,淡淡冒出一句:
“不用打扮得像阿汤哥一样,他再帅也已经老了,再说,这部戏里的王子只不过是一个活动道具……”
“你就不能安排一出英雄救美的桥段么?真没创意。”
萧晨气结,朝华拉拉那方向狠狠翻了一记白眼,强烈抗议。
显然,抗议无效!
* * *
晚上七点,三江大学小礼堂。
一干帅哥美女准时闪亮登场,如果地上再加铺一条红地毯,比那星光大道也绝对不遑多让。
只是,萧晨原以为在众花丛中只有自己一个是勤劳的小蜜蜂,哪知到了现场才发现,花枝招展的美女丛中,早有蜻蜓立上头。
“小蜻蜓!”
萧晨远远看见那男子,埋下头嘴里很轻地失声咕哝了一句,却被身旁耳尖的尹之娴听到,朝他白了一眼,轻啐道:
“蜻你个头啊,说话没句正经的。这是我们的杂技老师秦瘦。”
“禽兽?好名字!”
“就知道你会想歪,是秦始皇的秦,胖瘦的瘦,没文化真可怕。”
“原来还是秦始皇那阵出土的禽兽,国宝哇……”
“……”
尹之娴实在是无语了,也不再理会萧晨,自顾冲着前方那男子含笑招呼道:“秦老师,又见到你了。”
那个叫“秦瘦”的男子正和罗莎、吴丹霓谈笑风生,听见尹之娴的呼声,把束在脑后的齐肩马尾一甩,回过头来,两只盛满笑意的眼睛大大的,圆圆的,果然很像蜻蜓。
“是之娴啊,怎么又叫我老师啦,叫哥哥就好,哈哈,过来哥哥看看,好像还在发育啊,哇咔咔,越来越正点了……”
女生们对秦瘦的说话方式好像已经习惯了,倒都毫无芥蒂,嘻嘻哈哈地听着,就连吴丹霓脸上的万年冰层都好像融化了几分,难得有了些许表情。
“靠,这家伙真是越来越**了……”
萧晨在心头暗骂,同时很为自己仍保持着纯洁的本性而狠狠自豪了一把。
秦瘦自顾和美女们打招呼,至于隐没在众女身后的萧晨嘛,则被他的眼光自动过滤掉了。
* * *
“好啦,姑娘们,七点半,排练开始!”
秦瘦抬腕看看手表,击掌示意进入正式排练,几个饰演配角的女生正聊到兴起的话题,嘻嘻哈哈地自顾打闹着,浑没留意到秦瘦的召唤。
但见这时的秦瘦一改之前那副嘻哈无厘的样子,把脸一沉,空气里的温度骤然下降。
那几个女孩子说笑得兴致正高,突然觉得周围气氛一下子安静得反常,一回头瞥见秦瘦冷得吓人的目光,忙不迭地闭上嘴,只剩下一个脸圆圆的小女生醒悟较晚,多说了半句,见同伴们脸色有异才猛地拿手捂住嘴,却已经晚了。
“你可以走了。”
秦瘦的声音冷得像冰。
“秦老师,我……”圆脸女生难得获得这个机会,一听那话,急得眼泪扑簌簌就从眼眶里涌出来。
这时的秦瘦果然同禽兽一般冷血,丝毫不为所动,冷冷瞪着那女生:
“我不想再说第三遍,你不走,我走!”
场中众人的眼光齐齐打向那圆脸女生,形成一道足以将她钉死无数遍的沉重的十字架。看着先前还谈笑风生的同伴们投射过来的目光,或怜悯,或冷淡,或幸灾乐祸,圆脸女生愣了愣,终于“哇”地一声哭出来,捂着脸冲出小礼堂。
“刚才犯规的其他几个同学,排练结束后自己去操场跑三圈再解散。下次再犯,同样请便。作为你们请来的现场指导老师,我对排练的要求就和打仗一样,第一要求的就是纪律。下面先请华拉拉同学给大家介绍剧情。”
秦瘦面无表情地训话完毕,闪身让华拉拉登场。
基于杀鸡儆猴的效应,接下来,整个剧场里除了华拉拉的声音,便是墙洞里的老鼠都不敢出一口大气,生怕会被那铁血教官发现后驱逐出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