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十六)大婶,聊个人生吧
章节列表
(十六)大婶,聊个人生吧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尹之娴从来没有觉得华拉拉的声音如此婉转悦耳悠扬动听,便如听到仙乐一般,浑身血液顿时沸腾起来,鼓足全身力气尖叫道:“华拉拉,死拉拉……”
几秒之后,华拉拉瞪大了眼睛地出现在尹之娴面前,一把抓住她胳膊一阵猛摇:“之娴?你怎么在这儿?一个人走过来的么?你也真是的,早上明明说好放学之后我扶你回家的,居然一个人不声不响就走了。唉,我知道你想早点恢复,但也不用这么快就让我这‘拐杖’下岗吧?脚伤了要慢慢养,急是急不来的,别太要强了……”
听到华拉拉自顾在那连珠炮似的碎碎念,尹之娴连想哭的心都有了,苍天啊,要强?现在尹之娴只想扑到华拉拉背上,让她把自己背回家。
无语之后,考虑到华拉拉的一惯迷糊本性,尹之娴无可奈何之下,也只得自认倒霉。长吸了一口气,才充满怨念地望着面前那条极品瞌睡虫,喃喃道:
“老大,我以为你会因为害怕迟到,而在教室里一觉睡到明天上课呢。”
“呃……刚才……不知道怎么就睡过头了,我发誓,只是想趴在桌上眯眯眼睛的……”
华拉拉这才想起原来是自己失职,支支吾吾之后,赶紧把右手高高举起来赌咒发誓,当然,她也知道那理由实在牵强得不能成其为理由,又赶紧岔开话题说道:
“对了,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还好意思说,都是你们啦,害我被两个八卦妹绑架到这里,居然衰到遇见恋衣色魔,那两个家伙就把我当鸽子放在这了。哼,要是我脚没受伤,我非踹死那家伙不可。说起来还是怪你们……”
尹之娴看看尚自睡眼朦胧华拉拉,又看看慢吞吞走在华拉拉身后、嘴里还在不住地东嚼西嚼的萧晨,满腔怨气尽数往二人身上撒去。可不是么,要是华拉拉老老实实地履行“拐杖”义务,要是那天萧晨和自己不被“八卦二人组”撞个正着,哪有今天这档子糗事?
华拉拉自知理亏,心虚不作声,萧晨却满不在乎地走过来,“啪”地吐了一个大泡泡,随后大刺刺地问道:
“关我什么事?不过嘛,对付那些什么色魔我最拿手了,要是刚才我在,准保吓得他屁滚尿流,不过……你是不是该反省一下,长得这么‘安全’,居然被色魔无视?”
“闭上你的臭嘴!”尹之娴再也忍不住了,对那“罪魁祸首”怒目而视。
华拉拉也赶紧跟着帮腔道:“就是,不说话你会死啊……”随即上前把地上的尹之娴扶起来,开始主动行使“拐杖”的义务。
萧晨可有可无地耸耸肩,一路跟在两位美女身后,口里嚼着他最爱的“大大”,心里却想起“猪头”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大婶,聊个人生吧!”
* * * * *
“欢迎各位彩民准时收看‘我彩,我踩,我踩彩彩’……”
每次“猪油婶”一听见这个主持人声嘶力竭的声音,就想起了老家被阉了的公猫,不过这只“公猫”对彩票的预测倒挺靠谱的,七个中彩号码,他每次都猜中一个,人品特别爆发的时候也能蒙对两个,但从没超过三个数,绝不脱靶,也绝不更多,所以都叫他“坐一望二,事不过三”。
本着“有七分之一二总比啥都没有强”的理念,“猪油婶”左手拿着开心果往嘴里磕,右手牢牢抓紧一只笔随时准备做笔记,正在这时,门铃响了。
“小三,你今天来得早啊……”“猪油婶”开了门,自顾转身往客厅走,猛地脚下一顿,回头一看,尾随而进的哪里是她那本家侄子,却是一个有点面熟的年轻人。
“你……是……”“猪油婶”一愣。
“不记得了么?我昨晚又梦到几注中彩号,特地来告诉你呢。”萧晨似笑非笑地提醒道。
“啊,是你!”“猪油婶”猛地想起来了,这个年轻人可不就是上次诳她说梦见中奖号码是什么“30、36、38”的小伙子么?他来做什么?莫非是因为上次自己诬陷他做贼的事?
“你来做什么?”“猪油婶”一脸警惕地瞪着这个不速之客,凭直觉她觉得这人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当下色厉内茬地叫道:“你再不走,我要报警了哈……”
“报警?好啊,最好让警察到你家主人房里查验一下有没有什么来历不明的指纹脚印之类的……”萧晨湛然一笑,附和道。
“你……你到底是谁?你咋晓得……”“猪油婶”脸色一白,说话的声音跟气焰也弱了许多。
萧晨脸上笑得更灿烂了,当下也不打话,径直走到客厅,往沙发上舒舒服服地一坐,双脚跷在茶几上,随手甩出一个皱巴巴的信封扔在一旁,才悠然道:“你家小三不会再来了,,这是他给你的养老钱。以后那五十就没有了。”
“猪油婶”身躯一震,嚅嚅了半天,才别过身子走到沙发前,拿起信封往里面一瞟,颤声道:“你把他怎么了?”
“放心,他好胳膊好腿的,另外找地方打工去了。”萧晨看着大液晶上那个跳梁小丑般的主持人,嘴里悠然答道。
一听这话,“猪油婶”煞白的脸总算微微恢复了几丝血色,摸了摸心口颤声叹道:“唉,这样也好,这样也好……”说完看着沙发上悠然自得的萧晨,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一咬牙说道:“你放心,等小姐回来,我就跟她说要回去养老,喊她另外找人……”
“养老?大姐你很老了么?”萧晨把一颗开心果放进嘴里,含混不清地问道。
“我……我……你的意思是……”“猪油婶”愣了愣,心头突地一跳,说话也结巴起来。
“我什么意思都没有。我也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嘛……”
“猪油婶”的心脏像是经历了一次蹦极跳,由惊转喜,再由喜转疑,不知所措地看着萧晨,已经没了方寸。
萧晨见她那样子,展颜笑道:“你也不用那么紧张,我只是想知道你家小姐平时身边都有些什么人?”
“猪油婶”一听这话,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踏实下来,闹了半天,这年轻人原来也是为了小姐啊,也难怪他费这么大气力,小姐那模样长得虽然乖,可性子冷得跟冰一样,要追她可还真不容易。
知道了自己的“价值”,“猪油婶”又恢复了自信,嘿嘿一笑,说道:“小伙子还硬是厉害,放心吧,我会跟你站在一条战线上的。”
萧晨心知“猪油婶”想的是什么,只是“腼腆”地笑笑,也不解释,自顾听她大爆八卦,从这里最初每天有人排长队献花到他们通通吃了无数闭门羹,再到一干人最终死心以致于门前萧条什么的,又说到偶尔还有一两个不长眼的总是在周围探头探脑贼眉鼠眼之类的。
“还有一件事很奇怪,这里以前闹过几次贼,可也没听见小姐说丢了啥子东西,也不报案……”“猪油婶”说到这里老脸一红,萧晨当然明白她在想什么,怪不得她能放心让自家侄儿来这里“捞油水”,原来是有这个前因。
“猪油婶”一见萧晨若有所思的样子,连忙解释道:“你莫想歪了哈,小三可不是我喊来的,是他到了这里才认出是我,那个钱也是他老大给我的,不过他那个老大说起来也怪,每天拿钱喊他来,也没见得拿走些什么……”
“猪油婶”一直没想通这个问题,萧晨倒不觉得奇怪,因为那原因他已经心头有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