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十二)我们真是亲兄妹啊(下)
章节列表
(十二)我们真是亲兄妹啊(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发现有个别朋友仅从俺的书名误认为本书有擦边嫌疑,冤啊!考拉在此郑重声明:俺家这本“完美同居”很好很纯洁!不信?那就点开看看吧(*^__^*)
————————————————————————————————————
又拐了两道弯,估摸着已经完全脱离了八卦二人组的视线,尹之娴才仰头怒骂:“你刚才为什么占我便宜?”
男生一噎,随即两眼一翻:“我只是后悔刚才为什么没占你便宜,居然好心替你解围。”
“我……你……”尹之娴一想也对,刚才要不是那“色魔”勉强有几分急智,今天这场面还真不知道怎么应付,估计在十分钟之内,自己和那“恋衣色魔”什么什么的八卦就会传遍三江大学的各个角落,连垃圾桶都不漏下。
这样说来,好像真的该感谢他,好心送她回家,还帮她解决了一场险些新鲜出炉的八卦……不过,好像还是不对,自己为什么会落到这步田地,还不是这色……这死小子干的好事?
尹之娴真不知道对面前这可恶的家伙到底是该谢还是该气,一时间脑子里乱七八糟的,竟没了言语。
“不要太感动了,不过,你实在觉得无以为报,想要以身相许我倒也不好拒绝,当然这纯粹是看在你性别的份上……”见尹之娴这次并没顶嘴,男生还真有点儿不习惯,又蓄意拿话挑逗。
尹之娴果然再次被激怒,奋起一拳挥向男生下巴,后者龇牙咧嘴地痛呼一声,哎哟叫道:“最毒妇人心,果然是恩将仇报啊!”
一路唇枪舌战,男生抱着尹之娴不觉已经走入小区,走在绿树丛林间,男生有意无意地问道:
“看不出你挺有钱嘛!一个人住在这里?”
尹之娴朝男生白了一眼,哼道:
“怎么,你想劫财劫色么?那我劝你趁早打消这主意,这房子是我和人合租的,至于色么,莫说我没给你指条明路,住在我隔壁的吴丹霓才是有口皆碑的大美人……”
女人果然天性都是善妒的,即或是在这样的处境下,尹之娴提到排名在她之前的吴丹霓,话锋中也不乏几分酸味。
男生哈哈一笑,“你是比不上那公……公认的校花,不过36、23、35的身材也勉强算及格,以后记得天天要多喝木瓜奶……”
调笑间,男生尚能分心二用,一边东张西望地四下打量,嘴里一边咕哝道:“我是不是该在这里贴一张布告,诚征有钱少妇,***管饭,嘎嘎……”
尹之娴已经渐渐习惯了男生的无耻,好在他嘴上虽然口花花的,一双手倒始终老老实实的,便别过头,打定主意闭嘴不再理他。
这番下来果然清静了几分钟,直到男生用钥匙打开别墅的房门,尹之娴才蓦地惊问道:“你……你怎么会有这里的钥匙?”
“不都说了我们是亲兄妹么?嘿嘿……”男生驾轻就熟地抱着尹之娴走进客厅。
华拉拉隐约听到大门有响动,懒洋洋下床打了一个呵欠,一推开门便看到沙发上一对男女姿势暧昧地纠缠在一起,半张着的小嘴猛然定型,半天才嚣叫道:“萧晨,你……什么时候出去的,还把女人带回来……”
而当她的目光终于落到那女人脸上,声音嘎然而止,随即“砰”的一声,头撞在门框上。
“尹之娴,怎么是你……你们……”
全场石化!
* * * * *
看萧晨一边嚼着泡泡糖,一边娴熟地喷药、擦敷、按摩,不知怎的,那专注的神色竟让尹之娴心里没来由地一跳,这种心灵的异动让她很是不安,连忙别过头,遏制住继续张望的念头,随口问道:
“你是医生么?”
“你怎么知道?”萧晨吐了一个小泡泡,目光从尹之娴红肿的脚踝上抬起,朝它那倒霉的主人脸上瞥了一眼,眉头一挑,显得很惊讶的样子。
“哈哈,我是我们班出了名的乌……神算子,”尹之娴一看萧晨的反应,暗道自己随口竟蒙对了,一时兴起,差点把“乌鸦嘴”三个字脱口而出,还好及时改口,脸微微一红,连忙用问题来掩饰些微的尴尬,“对了,你学哪科的?骨科?中医?还是……妇产科?哈哈……”
萧晨这次浑然没理会尹之娴的打趣,甚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只是对着那脚踝淡淡应了一声:“兽医。”
笑声嘎然而止,半晌才传来尹之娴怯生生的声音:“你……不会是真的吧?”
萧晨埋着头没有答话,嘴里自顾酝酿他的泡泡,只是肩头的微微耸动却让还没笨到家的尹之娴看出了端倪,脚下一踹,“我踹死你!”随即尖叫又被“哎哟哟”的呻吟声代替。
萧晨却终于忍不住了,刚出口的泡泡“噗”地爆开,随即便见他哈哈暴笑起来。
* * * * *
华拉拉坐在床上抱着本本看书,这一章正是精彩,叶飞云的线人暴露了身份,而那条关键性的信息还没传递出去。
换作以往,华拉拉早恨不得一口气通看下去,可眼下,同一个页面停在屏幕上已经好几分钟了,那些文字在她眼前像小麻雀般晃来晃去,耳朵里却尽是从客厅里传来的欢声笑语。
“奇怪啊,刚才明明看见他在房里**吴丹霓,怎么一转眼又抱着尹之娴进来,这家伙什么时候这样受女人欢迎了?唔,尹之娴好像和他很熟的样子,他们以前认识么?呃……他们认识也好,尹之娴人长得这么漂亮,就算他要打坏主意也打不到我头上……华拉拉你在想什么,居然转起这么邪恶的念头,你太坏了。再说,那家伙是什么人关你屁事啊,看书看书,还是叶飞云比较帅……”
华拉拉使劲拍了拍脑袋,想把脑子里的邪念驱逐出去,可越是刻意不愿去想,耳朵里的笑声就越是清晰,心头有一股莫名的躁动一阵阵不由自主地往上翻涌,却又被她一次次地生生压下。
然而,华拉拉并不是那种耐性很好的人,一连串的深呼吸无效之后,她终于忍不住了,用脚在床垫上“咚咚咚”地重重踢了几下,以示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