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九)一只小蜜蜂
章节列表
(九)一只小蜜蜂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嘿嘿,逗这个“哗啦啦”还真有趣,尤其是看她气也不是,怒也不是的样子,圆嘟嘟的小脸涨得通红,眼睛也瞪得圆圆的,比什么时候都要可爱。
萧晨嘿嘿笑着走到门口,把门反锁上,再背转身,却已收起一脸嬉色。
他把DV关上放在一旁,又弯腰从地上捡起那个硕大的登山包,小心地从里面取出一个小型工具箱。
打开工具箱,萧晨用手指夹起一些圈圈片片,一边熟稔地东拼西凑着,嘴里一边用不错的嗓音轻哼着小曲儿。
“一只小蜜蜂啊,飞进花丛中啊,左飞飞,右飞飞……”
那些零碎的圈圈片片被萧晨几弄几不弄的,没一会儿,竟很神奇地变身成一只“小蜜蜂”,当然,他们只是长得很像而已,萧晨的“小蜜蜂”可不紧紧是能用来采花那么简单。
萧晨眯缝着眼睛望着手上的小蜜蜂,那眼神便如正面对着一个温柔浪漫的情人。
满意地吹响一记口哨后,他随即从背包里取出一个PSP,随手摁动几处按键之后,“小蜜蜂”的头部忽然亮起两点黄灯,便如两只眼睛,翅膀也微微振动起来。
“‘蜂眼’,飞吧,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萧晨看着“小蜜蜂”从掌心“嗡嗡嗡”地振翅而起,倏地穿过窗帘飞向外面的世界,才好整以暇地躺在床头,戴上耳塞,对着手中的PSP摆弄起来。
“左转……唔,再往右……ok,去上面看看……俯冲……”
萧晨嘴里喃喃念叨着,十指在机器的上下左右操控键上迅速翻飞,一双眼却牢牢盯着PSP的显示屏,屏上的画面,在吴丹霓家楼上的会客厅作了短暂的停留之后,便随着萧晨手指的移动转入美女的卧室。
咦,看来这个吴MM的爱好还真奇怪,人家女孩子闺房里通常都是粉啊红什么的,她倒好,整个闺房,从墙壁到窗棂,再到床褥被套,除了白就是灰,再不然就是黑色,若不是床头上挂着的那副网球拍,萧晨几乎以为自己的“蜂眼”不小心错飞进了医院病房,匆匆浏览了一圈后,赶紧切换到下一幕场景。
书房的颜色比卧室更单纯,连灰黑二色都砍掉了,一派素白,甚至连电脑显示屏的外壳都是白色。
咦,终于发现“万白丛中一点黑”,居然还在动,那是什么?
萧晨赶紧调整手上的按键,把那黑点渐渐修正到屏幕中央。
——黑T恤!
书架下那点黑影,赫然就是昨天从吴丹霓家溜出来的小偷“黑T恤”。
此时,屏幕上的“黑T恤”正不慌不忙地蹲在地上,把书一本本地从书架上取下来,稀里哗啦地翻一遍又放回去,接着去翻下本。
不会吧,这家伙难道是身残志坚的失学青年,潜入吴丹霓家就是为了偷偷读书?看起来他的人品不像是那么高尚啊?从他昨天偷的东西来看,分明更像是一个猥琐的变态色魔嘛。
萧晨正疑惑着,突然看见屏幕上的“黑T恤”突然朝自己面前虚挥了一把,靠,居然把伟大的“蜂眼”当作苍蝇驱赶,大不敬!
萧晨喃喃咒骂了几句,这时候,屏幕上的“黑T恤”却已经出了书房,又潜入吴丹霓的卧室。只见他径直冲到乳白色的衣柜前,打开柜门,从里面翻出几条花花绿绿的东西塞进裤腰,又趴在那张柔软宽大的床头,贪婪地吸了几口气,色迷迷地伸出两手在深灰色的雪纺床罩上淫亵地摸了几把,口水都快滴到床单上,才又“滋溜”一声倒吸回去。
看着这变态在吴MM闺房肆意猖狂的样子,便连萧晨在几十米外都觉得有些恶心,他回想起昨天吴丹霓吩咐“猪油婶”扔掉那堆“垃圾”时的样子,暗自猜测若是那美女知道自己的闺房被这变态如此糟蹋,会不会把这栋房子也给扔了。
正想着,猛听得“嘎吱”一声门响,有人来了?
屏幕上的“黑T恤”霍地抬起头望向门边,萧晨也急于知道来者何人,连忙指挥“蜂眼”跟着回头望去,却是“猪油婶”白花花地横在镜头里。
她老人家终于睡醒了么?嘿嘿,这下可有好戏看了。萧晨脑海里浮现出“猪油婶”昨天面对着自己那副嫉恶如仇的样子,心里在猜测,这次人赃并获,“猪油婶”会用哪招呢?黑虎掏心?还是猴子偷桃?
萧晨正幸灾乐祸地准备看好戏,谁知道突然从耳机里听见“黑T恤”笑唤了一声“表姐”。
表姐?
表姐!
原来如此!
难怪昨天“猪油婶”出现得那样及时,还以为她只是因为彩票的事挟怨报复呢,谁知道竟然是监守自盗!
现在才发现,这两人长得还真像是亲姐弟。昨天居然走眼了。
萧晨为自己的失误懊丧不已,同时指挥“蜂眼”退到一个可以全角观测的位置,继续看戏——
“拿出来!”“猪油婶”义正词严地朝“黑T恤”伸出白花花的“猪油”手板。
“啥……啥子哦……”“黑T恤”操着一口同样的川音,有些心虚地朝“猪油婶”斜瞄了一眼。
“啥子,你裤腰带上那是啥子?”“猪油婶”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
“嘿……嘿嘿……”“黑T恤”被逮着现形,尴尬地干笑两声,从裤腰里掏出黑红两条小裤,狠狠地吞了一口唾沫,才又恋恋不舍地放回床上。
“猪油婶”回身把那物事放回柜子里,才又正声说道:
“小三啊,跟你说了好多几次了,尽量莫进这丫头的卧室,你偏不听,要是遭她发现了,莫说是你,连我都要卷铺盖走人,昨天要不是我脑壳灵醒,差点儿就遭那小子把你逮倒了……”
“呵呵,表姐,我晓得了,下回小心一点儿。这是今天的五十,我先走了哈……”“黑T恤”对“猪油婶”笑笑,又从裤兜里摸出一张五十的钞票塞进他表姐手里,灰头灰脸地夺门而去。
这是什么道理,偷书看的还要付场租?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萧晨困惑地摇摇头,伸手揉了揉额角的伤疤,一双小眼睛却渐渐亮了起来。
拇指在PSP上按了几下,十多秒之后,“蜂眼”又从窗帘缝隙原路飞了回来,准确地降落在萧晨掌心。
“辛苦啦……”萧晨赞赏地摸摸“蜂眼”的身子,手指随意拨弄了几下,掌心中便又重新回归成一堆圈圈片片。
将这堆“破铜烂铁”重新放回工具箱再塞入背包后,萧晨重新往窗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