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七)春梦易醒
章节列表
(七)春梦易醒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一大清早。
萧晨很没形象地趴在床上,怀里死死抱着一团柔软的——枕头。
当然在他的梦里,怀里可是一个千娇百媚的极品熟女,一阵抵死缠绵之后,眼看正要纵马提枪进入实质性阶段,这时候,耳边响起一阵咿咿呀呀的声音。
“唔,宝贝别闹……”
萧晨把怀里的枕头一紧,嘴里含混地咕哝了一句。
声音越发古怪了,像是有人在唱社戏。
“索去哦苦~索去哦苦~多苦泥苦呢拔了一棵葱~~~~%¥@#¥%&……*”
大清早的,谁他妈那么彪悍啊。
萧晨的五官不堪这噪音摧残,很不情愿地扭曲成一团儿,随即把枕头往脑袋上一蒙,无视之。
哎,美女呢?
数分钟后。
“社戏”再起。
呼呼……继续无视之。
z~~~~~~
当被同样一出戏不屈不挠地折磨N遍后,萧晨实在是要抓狂了。
靠,居然真有这么执着的!!!
坐起身来,拍了拍身下高高支起的小帐篷,萧晨才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出戏似乎是从某个手机里发出来的。
“萧瀚雅这死丫头,不知道又上哪儿弄来这稀奇古怪的变态铃声,吵死人了!”
萧晨一边喃喃咒骂,一边翻身下床,打算冲到隔壁老妹房间去发飙。
眼皮像是被强力胶粘住了,萧晨实在是睁不开,也不想睁开,反正在自家屋里,住了这么多年,就算闭着眼也不会走错的。
闭着眼出门,左拐,推门——
“砰……”
痛!好痛!非常痛!
一连串的金色星星在眨眼,更要命的是,不止是鼻子,萧晨下身正赳然膨胀的部位也同时感到一阵剧痛。
萧晨一手捂着鼻尖,一手捂着胯下,当时就被痛得哭了,泪水哗啦啦地流出来,眼睛被泪水这一冲刷,倒是终于睁开了。
咦……老妹的房门什么时候被封成一道白墙了?
又是一阵痛感传来,萧晨这才彻底清醒过来——这里不是长州市,而自己,现在正呆在老姐的别墅里,貌似还有一个美女同居。
“索去哦苦~索去哦苦~多苦泥苦呢拔了一棵葱~~~~%¥@#¥%&……*”
铃声再度响起,提醒萧晨,刚才那一切的痛苦都是“那颗葱”惹的祸。
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走过去,萧晨发现那铃声是从自己对面房间里发出来的。
萧晨的记性不错,还记得这里面住着的美女叫“哗啦啦”。
汗,华拉拉的狮吼功已经很炉火纯青了,没想到就连她的手机也和主人一样,具有无限强大的穿透力,居然能隔着两层房门,轻易把自己吵醒!
萧晨春梦被打断,又无端撞在墙上,身心都很痛很受伤,恼怒之下,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了,一抬手就往那房门猛地拍去,哪知这一拍之下,房门竟被拍开了一道缝隙。
……
原来这丫头睡觉都不锁门的么?
萧晨这念头一闪而过,目光随即穿过门缝,落在那张四尺宽的大床上。
华拉拉睡得正香,她蜷着身子侧趴在草青色的凉席上,就像一只温柔的猫咪,睡裙下,两条雪白的长腿随意伸展着,深处的一抹粉红分明可见,甚至,裤边还隐隐现出一些其他什么……
呃……男女有别,我是君子,不能进去,不能进去……
萧晨在心里很严肃地告诫自己,一双脚却不知何时已经移到了华拉拉的床边。
华拉拉额角的发际边微微渗出些细密的汗珠,纤巧的睫毛轻轻垂盖在淡粉色的眼睑之上,娇腮上红霞潋滟,微微嘟起的嘴角还挂着一滴晶莹的液体,似乎正在做着美梦。
看到华拉拉像婴儿一般无邪安详的娇憨姿态,萧晨实在是很佩服她的定力,居然能在那样的极品铃声中酣然沉睡,不得不说,这丫头的瞌睡真的很强大。
手机又开始“拔葱”了,萧晨皱了皱眉头,径直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一把摁断那来源。
说来也很神奇,华拉拉睡得正香,忽然,习惯的旋律被切断,竟突地一下,翻身坐起,瞪大了眼睛,惊呼道:
“哎,又迟到啦……”
看着华拉拉一脸紧张得要死的样子,萧晨实在有些不忍心,随口应道:
“没事,天还没黑呢,继续睡吧……”
“哦。”
华拉拉一听说没事,心下一宽,当真又一仰身倒在枕头上,眼皮再度阖上。
没过两秒,轰地一下,华拉拉再次翻身坐起,拿手直直指着萧晨:
“你?”
萧晨被她那样子逗得有些好笑,不由得跟着伸出食指倒对着自己鼻子,笑道:
“我!”
华拉拉终于彻底醒了,她看看萧晨“色迷迷”的目光,又低头朝自己胸前看了一眼,随即一只手牢牢把领口捏作一团,才又抬起头瞪视着萧晨怒道:
“谁让你进来的?”
萧晨一脸无辜地扬了扬手中的nokia,“同学,你的手机打扰到我睡觉了。”
华拉拉“哦”了一声,连眼皮也没眨一下,一把从萧晨手里拖过手机,打了一个呵欠:
“那麻烦你下次睡觉的时候把耳朵调成静音吧。现在出去!”
……
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啊!
萧晨无语,额角刷地冒出两滴冷汗。
华拉拉又打了一个呵欠,眼光懒懒地朝手机一瞥,兀地翻身跳起来:
“啊……九点半了?你怎么不早点叫我?”
— —#
萧晨终于不得不承认,这位“哗啦啦”同学真的无敌了!
“糟了糟了,今天第一节是‘假老练’的台词课,这个BT狂,上课不点名要死的……”
“哎呀……我那条黄色裙子呢?”
“死了死了,九点半了,第一节课九点开始,还有十分钟就下课了……”
“穿衣服一分钟,洗脸刷牙一分钟,梳头一分钟,穿鞋一分钟,下山最快得八分钟……”
“……已经来不及了……”
“哎,反正已经来不及了,不如今天就不去了……”
“都是这该死的死手机、烂手机,闹铃声音这么小,害得我听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