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六)南北对话
章节列表
(六)南北对话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三江大学经济系办公室。
萧瀚风坐在办公室一角,抿了一口自制的果汁,脸上浮起一抹恶作剧般的微笑。
“小弟,你可别怪我啊,怪就怪老爸老妈临走前给我交代的任务,唉,他们倒是满世界逍遥去了,居然把给萧家传宗接代的任务交到我头上……没办法,谁让我是老大呢,家里就你一个儿子,所以呢,我可怜的小弟,为了家族,就只有牺牲一下你了,何况,对你而言,这也难保不会是一段幸福新生活的开始呢,哈哈……”
萧瀚风不知想到了什么,哈哈一笑,却忘了自己嘴里还有货,“噗”地一声,满口果汁一下子全喷了出来。
“萧教授,你没事吧?”坐在邻桌的同事好心问候。
“咳咳……哦不,还好,我没事……咳咳……”萧瀚风一边忍着咳嗽回应,一边手忙脚乱地找纸巾擦拭办公桌,一双眼睛却带着止不住的笑意,滴溜溜地瞄向腕上的swatch:
“嗯嗯,这个时候,小弟应该已经收到我为他精心准备的‘开门红包’了吧……”
“阿嚏……”
正满心期待着创伤药的萧晨平空打了一个喷嚏。
“谁?是谁在画圈圈诅咒我?”
一念未平。便听见屋里的欢呼声在继续:
“哈哈哈……我的隐形眼镜终于找到啦,原来塞在枕头底下……”
萧晨无语,泪奔向洗手间,自顾去处理满脚的“开门红包”……
而当一切混乱都平定下来,南北双方终于坐到餐桌两头展开对话。
“我叫萧晨,你叫哗啦啦是吧?”(终于可以微距打望了,嘿嘿……)
“是华拉拉,华罗庚的华,拉手的拉。咦……你……你怎么知道的?”(这家伙难道是因为气我刚才推他下楼,特意打听了名字来寻仇的吧?)
“你自己说的。”(这小丫头的娃娃脸圆嘟嘟的,真想捏捏。)
“我?有吗?”(他是跟谁打听的呢?大嘴王?八卦李?还是“八卦二人组”?)
“在天台上。”(唔,眉毛很浓,眉形却纤秀。)
“哦,那你是怎么进来的?”(就算是我自己说的,但这家伙凭着一个名字居然能这么快找到这里来,他不会是特工吧?)
“萧瀚风是我老姐。” (睫毛也长长的,像两排小扇子,扑闪扑闪的,像漫画中的美少女。)
“啊,萧教授说她有个亲戚要住进来,那就是……你?”(唉,我真是看书看傻了,特工怎么可能来这里?瞧他眉毛下那道疤,倒是跟《暗客之旅》里的主角有点像,不过肯定没叶飞云帅。)
“我老姐可没给我说这里已经住着一个美女了!”(眼睛不算太大,好在滴溜溜的很干净,也很有灵气,值90分。)
“我租这房子住了快一年了。”(他真是萧教授的亲弟弟么?怎么长得一点也不像?虽然一直没亲眼见过萧教授,可早听说她是个大美女,她这弟弟看起来却这么蹉跎,唔,除了鼻子高一点儿,眼睛亮一点儿,不过,那眼光咋怎么看怎么也像带着色呢?一看就不像好人。还学那个明星古可乐把皮肤晒成巧克力,东施效颦!呸呸呸……)
“一个人?”(咦,貌似这丫头看我很不爽啊。)
“是啊,我比较懒,怕别人看不惯,不过最近手头有点紧张,我刚分租了一个房间出去,不会介意吧?”(这么大的人还吐泡泡,真恶心,瞧那头发都快到肩膀了,以为自己是艺术家啊?还是颓废派?这家伙有点邪,离他远点,等尹之娴搬来一起住估计会好些吧。)
“哦,别太‘史前’就行,租金交给我就好了。”(你都先斩后奏了,我介意有用么?不过嘛,根据物以类聚原则,美女的朋友多半也是美女吧,嘿嘿,这里好像越来越有趣了,倒是真有点期待……)
南北对话以表面和平、内里暗涌的方式结束,双方捂着伤口,各自怀揣一肚子心思回房。
晚上,华拉拉从洗手间出来,路过萧晨的房间,听到里面像是有什么声音,像是谁在呻吟。
莫非这家伙伤口发炎化脓撑不住了?
呸,真是脓包!
鄙视归鄙视,华拉拉还是不太放心,好奇地推开虚掩的房门。哪知那门甫一打开,华拉拉眼睛往里只瞄了一眼,骤然发出“啊”的一声惊呼。
萧晨窜起身来对着华拉拉,脚下灵活自如,哪有丝毫不方便的样子?
“你……你看那个……能不能不开声音……”华拉拉把一张涨得通红的脸别开。
“小姐啊,看A片不开声音那还不如不看……”萧晨回头瞥了一眼笔记本上的激情戏,没好气地应道,话虽这么说,不过厚道的萧晨考虑到有未成年少女在场,倒是转身回去随手点开一个新AV,将原有的画面覆盖住。
“你……”华拉拉面红耳赤地一噎,眼光无意瞄到屏幕上的新画面,又大惊道:“这……这不是吴丹霓吗?你怎么有……”
……
萧晨回头一看,却是自己点开的新AV是白天在天台上**到的美女图。他心里暗汗了一下,脸上却不动声色地淡淡说道:
“哥哥我拍的啊,怎么样,很棒很专业吧?只可惜还没拍完就被你推下去了。”
萧晨的话里充满了遗憾,这倒不是装的,早上那一劫他至今想起来还觉得挺冤。
华拉拉原本对早上不小心把萧晨撞下楼的事还微微心存抱歉,这下明白了“真相”,唯一的几丝歉意也顿时烟消云散,心头的怒火再也忍不住,轰然发作。
“原来你……你在天台上**……你,你无耻!”
萧晨笑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这你就错了,我的牙一贯很好。”
华拉拉可没理他贫嘴,又猛地想起自己上午“跳楼”后,手上不知从哪多出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吴丹霓的资料,当时不以为意,随手扔了,现在想来,肯定也是这“色狼”的东西。不对,吴丹霓就住在隔壁一栋,这“色狼”现在搬进来,莫非……
一念及此,华拉拉满腔怒火又立刻化作十分警惕。
“你想对吴丹霓作什么?”
萧晨使劲翻了一记白眼,叫屈道:
“华同学,你想太多了吧?我拍来自己看看都不行吗?莫非……”他眼里换上贼兮兮的笑意,“你在吃醋?”
“吃你个大头鬼啊……”
华拉拉狠狠朝色狼瞪了一眼,懒得再理他,径自回房,砰地一下关上房门。
躺在床上,华拉拉在心里已经把对面房间里住的新房东定性为“色狼”,防狼意识倏然飙升,脑子里警钟长鸣,一边把笔记本重新抱回到身上,一边牢牢提醒自己要千万小心,可惜,华拉拉千防万防,却偏偏迷糊到连房门也忘了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