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五)霉女,又见霉女
章节列表
(五)霉女,又见霉女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萧晨郁闷地走向旁边的13栋,原本打算进屋去好好歇口气,殊不知房门刚一打开,迎接他的竟然是一蓬乌光。
“咻……”
“有暗器!”
这念头甫一升起,出于下意识的,萧晨全身的各处感官立刻于第一时间内自动调整到高度戒备状态,他将头微微一侧,手腕遽然一翻,便将那蓬“乌光”一把截下,捞在手中,仔细一看——
这暗器……这暗器……居然是一副黑色的蕾丝胸罩!
晕,今天还真走的是“胸罩运”!
萧晨正望着那“暗器”哑然失笑,没等他回过神来,“咻咻咻……”又是三下破空之声。
暗器就是暗器,再没弄清对方来意之前,可来不得半点大意。
大“敌”当前,萧晨也顾不得许多了,连忙施展出双手互搏之术,左右开弓,一手抓住一条粉红小裤,一手逮着一支炭笔,最后双手一合,一本英语六级单词全集安全着陆在他怀里。
这一番下来,萧晨虽然有些手忙脚乱的,姿势不太潇洒,好歹也算“硕果累累”!
抱着满怀的“战利品”,萧晨抬目一看,差点没惊得当场叫出声来——
天啊!
怎么会这么巧?
这些“暗器”的主人,居然是刚才把萧晨推下天台的迷糊霉女“哗啦啦”!
短暂的惊讶之后,萧晨本性难移,一边嚼着他最爱的“大大”泡泡糖,一边不自禁地在面前这“霉女”身上仔细打量起来。
刚才在天台上,因为场面太过混乱,萧晨甚至都没看清楚这霉女长得什么模样,现在近距离审视之下,才发现这位“稀里哗啦”同学还真算得上是一个标准的美女。
从侧面看,她的轮廓相当柔美,紧绷的皮肤就像一个刚剥了壳的熟鸡蛋,白嫩光滑,长长的睫毛浓密卷翘,鼻尖也微微有些上翘,红艳艳的小嘴不住在嘟囔什么,而紧皱的柳眉、忽圆忽弯的眼睛,还有脸上不断变幻的各种夸张的表情,又更为她整个人添上一抹生动娇俏,活脱脱就是一个漫画上的卡哇伊美少女。
这时候,她正弓着身子,屈膝跪在客厅中间的地板上,一根松松散散的麻花辫子随意而散漫地歪结在肩头,可爱又俏皮,白皙光洁的粉颈自然低垂,弯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她身上套着一袭宽松的淡蓝色碎花棉质睡裙,透过阔敞开的领口看进去,里面再没有任何束缚,起伏的玉峰粉蕾映在光影里,散发出两团柔柔的淡金色的光晕。睡裙之下,纤细的小腿,**的纤足,让她看起来更加娇憨柔美,不由得让人想起邻家小妹。
看样子,这位“哗啦啦”同学的眼镜还没找到,所以和刚才在天台上一样,她并没发现萧晨的存在。而萧晨也不打扰她,连泡泡也不吐了,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门口,颇带玩味地看着面前这个有些“稀里哗啦”的女生,看着她一对眼珠子都快掉进面前那堆如小山般高的杂乱物事中,一双手飞速地把里面的东西翻出来、扔开,再翻出来、再扔开……
终于,那堆“小山”在她的执着下很快被“平定”了,华拉拉才把头往后一仰,双臂高高举起,长长地伸了一记懒腰。这一动,那睡裙的下摆又随之生生上拔了数寸,露出裙下那一双雪白细嫩的美腿。
没等萧晨来得及看得更深入,华拉拉紧绷的身子骤然一松,随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眼,张嘴,双拳紧握,很抓狂地爆发出一声狮吼——
“啊呀呀——我的眼镜呢……”
那声音集宏亮与尖利于一体,突破墙壁,穿门过窗,整个半坡林墅的住户集体打了一个哆嗦。
而这时,萧晨的目光似乎更热切了:华拉拉一番劳累之后,唯一的余力也发泄在那声暴吼之中,此时的她看起来很疲倦的样子,双手向后,支撑在地板上,整个身子也同时往后跪坐下去,双腿间摆出一个标准的“M”形,薄薄睡裙下的酥胸也随着呼呼地喘息而剧烈起伏。
“咣当”——六级单词全集滑落到地上。
华拉拉听得响动,身子一颤,睁开眼睛,扭过头来,终于再次发现到萧晨的存在。
因为没带眼镜,萧晨又恰好站在进门背光的地方,所以华拉拉并没一眼认出萧晨,而当她走到萧晨面前,赫然发现面前这人就是刚才被自己推落天台的倒霉蛋时,却也同时发现,对方直直停留在某处地方的目光似乎有些异样,顺着那道异样的目光看过去,华拉拉才惊觉自己目前的样子实在是不雅到了极点。
“啊”的一声羞呼之后,华拉拉一手紧拎着睡裙的领口,赤着双脚径直往房间冲去,情急之下,一不留神,她的腰又撞翻了一把餐椅,弄出一阵稀里哗啦的垮塌声和“嘶嘶”的抽气声。
“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哗啦啦’啊……”萧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大姐的房子里会多出一个房客,不过看在这个“哗啦啦”是个美女、而且似乎很有趣的份上,他自然也就不急着追究详情,习惯性地在门槛上磕去鞋子,赤脚踩在地板上。
华拉拉刚换好衣服,就听见客厅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呼,忙不迭地跑出来一看,萧晨正捧着一只血迹斑斑的脚,以金鸡独立的姿势在客厅地板上蹦跶,一脸懊恼地瞪着地面,嘴里不住喃喃咒骂。
华拉拉这才想起,早上出门前摔碎的镜片玻璃渣还堆在门口没处理,自己的手指是第一个受害者,很明显,这个倒霉蛋的脚板则是第二个。
Shit!人家防贼都是把玻璃渣插在墙上,这丫头倒好,居然就这样堆在门口,防狼措施果然很强大啊。
萧晨一边骂一边跳到沙发前坐下,一眼瞥到站在房门口涨红着脸不知所措的华拉拉,还有她衣服上扣错的纽扣,满腔怨气竟然化成想笑的冲动。
强忍着笑意,萧晨故意锁紧眉头,没好气地问道:“家里有止血贴或者云南白药什么的么?”
华拉拉一愣,才又恍然应道:“有有有……”随即一头扎回卧室里。
“咦,我明明记得是放在右边床头柜里的啊,怎么找不到了?难道是左边?……还是没有……啊,想起来了,好像是书柜,哦,不对,是壁橱……”
听着屋里不住传来乒乒乓乓的翻箱倒柜声,以及华拉拉的嘟囔声,萧晨再次被震撼了,他实在很怀疑,这位“哗啦啦”同学居然一个人住在这里并能活到现在,实在是造物的一个奇迹。而他自己,估计等那创伤药找到的时候,伤口都已经结疤了。
而这时,从屋里传来一阵欢呼:
“哈哈,找到啦……找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