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三)天上掉下个猪油婶
章节列表
(三)天上掉下个猪油婶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冲榜,继续求支持~~~~~~~~~
————————————————————————————————————————————————————
这时候刚好是午时三刻,毒日当头,空气里的温度已经沸腾到极点。暴晒下的嘉陵市,犹如处在一个巨大的蒸笼里,而独独是位于东篱山山腰的半坡林墅,却凭借着它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而超然其外,俨然是一处清凉幽爽的世外桃源。
萧晨走在林间道上,嘴里嚼着泡泡糖,身上是一副典型的休闲学生打扮,半人高的登山包背在背后,宽松的军色背心配着一条买来便从来没洗过的Levis牛仔裤,而脚下那双已经辨不清本来颜色的耐克鞋,啪嗒啪嗒趿得震天响,很拉风地破坏着原本该属于午后的清幽宁静。
打从一进入半坡林墅的大门开始,萧晨那双眼就没一刻闲着,不住地东张西望,嘴里还不时低声咕哝着一组组数字:
“31,24,34……34,26,35……36,30,38……”
“不是‘停机坪’就是‘正方体’,难得一个勉强能入眼的,偏又是只‘恐龙’,天啊,你就忍心把哥哥我这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器宇不凡玉树临风的热血好男儿就这样惨无人道地扔回到史前地带饱受煎熬吗?唔,好在还有吴MM住在这里……”
刚一想到吴丹霓,萧晨的思维便骤然暂停,嘴也猛地定成O型。说曹操曹操到,从对面那条道上走过来的美女,可不正是吴丹霓?
“我靠,写秘笈的人瞎了么,这身材明明该是35D、22、35才对! Hoho,辣妹啊……”
萧晨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每当他看见美女时,就会下意识地生出这股生理冲动。
近距离看那吴丹霓,的确是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性感尤物。淡金色的卷发束成高高的马尾,向一边披洒到肩上,随意而又青春逼人,尤其凸显出那张轮廓分明的典型白种人的脸,高高的鼻梁微阔的嘴,唇形饱满娇嫩,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只是有点奇怪的是,这个洋美人竟长着一对乌黑的瞳仁。
这念头只是在萧晨心里一闪而过,随即注意力又顺着那雪白的粉颈顺势而下。
此时,吴丹霓已经换上一款很清凉的黑色吊带衫,紧紧裹住里面浑圆高耸、呼之欲出的重要部位,而她胸前那道深深的沟壑则被弹性极强的莱卡面料不遗余力地烘托出来,极具杀伤力地暴露在人前。
吊带衫下是平坦光滑的小腹,健美纤细的腰肢,圆润诱人的肚脐,更要命的,却是在那条短得只能勉强遮住P股的雪白热裤下展露出来的一双傲人的玉腿,便如一件最完美的雕塑品,浑然找不出一丝瑕疵。
吴丹霓浑身上下无处不散发着一股火辣辣的青春气息,便如一粒熟透的蜜桃,诱君采撷,看得萧晨直似呆了,直到那身影骤然一转,消失在一栋房子的拐角之后,他才如梦初醒,连忙仰头望着朗朗青天默祷道:
“神啊,请把这美女赐给我吧……”
“我会把她埋在土里,到了明年秋天,就会长出好多好多的美女了!嘎嘎……”
万里无云的晴空竟似隐隐有一道闷雷传来,吓得萧晨赶紧吐了个泡泡,把背上的背包一紧,抬脚便要往吴丹霓消失的方向追过去。
正在这时,萧晨面前突然多出一道白花花的“人墙”。
一个白得几乎可以与刚熬出锅的猪油媲美的胖大婶巍然站在萧晨身前,一脸警惕地朝他上下打量着,嘴里操着一口浓郁的川音盘问道:
“小伙子,你好像不是住在这里的哈,找哪个?”
“我……”
萧晨心里急着想去追辣妹,被这一拦,一时倒不知该如何作答。
“猪油婶”一见萧晨语塞,越发加重了怀疑,阶级斗争之魂熊熊燃烧,脚下又往前逼近一步,一把抓住萧晨的手腕,语声更见凌厉:
“你啥子你……我盯你很久了,看你贼头贼脑东张西望的,说,你是来干啥子的?”
萧晨手腕被一只白花花汗巴巴的“如来神掌”捏着,当时就差点哭了,他扭头看了看那房子拐角那边,估摸着美女是再也追不上了,才用另一只手抹去额上的汗水,耐着性子对那大婶解释道:
“呃……我是刚搬来的,我姐住在这儿。”
萧晨嘴上很乖巧地在回答,心却早已经跟着吴丹霓的背影飞到了那栋房子之后,眼睛更是在目测那房子阳台的高度,甚至在心头估算起攀爬的难度系数来。
“猪油婶”一听这话,心下犯了嘀咕,这小区里住的非富即贵,别真是哪家的亲戚,邻里邻舍,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也不好闹得太僵,于是放缓了脸色,松开萧晨手腕,继续盘查:
“你姐?是哪个哦?叫啥子名字?住在哪栋?”
“吴……呃……萧瀚风。A区13栋。”
萧晨眼前不断晃动着那两条挺拔修长的玉腿,差点把吴丹霓三个字脱口而出。
“哦,这样啊!”
“猪油婶”绷紧的神经似乎渐渐放松下来,不过,当她听到13栋的时候,眼光似乎闪烁了一下,只是萧晨正心不在焉地惦记着美女,倒没察觉到。
大概是“猪油婶”觉得刚才对萧晨态度有点儿太过了,嘿嘿两声干笑后,又没话找话。
“对了,小伙子,你刚才嘴巴里头在念些啥子哦?”
萧晨觉得自己已经快要被这位神神叨叨的大婶折磨得发疯了,听她这一问,念头一闪,旋即换上一脸神秘,压低了声音支支吾吾地欲言又止。
“呃……这个嘛,不太好说……”
那大婶原本只是为了掩饰尴尬而随口问问,一见萧晨这反应,八卦之魂又迅速熊熊燃起,身子往前再凑近了一步,一双眼睛笑得已经和她脸上的皱纹浑然一体,难分彼此。
“小伙子,有啥子不好说的哟,来,给大姐说说嘛……”
大……姐?萧晨听得头皮发麻,下一刻,便觉自己的胳膊像是被贴上了一块猪油,汗腻交加,不由得身子一缩,猛打了一个哆嗦。
好一会儿,他才勉强压下那股恶心感,装出一脸无奈的样子,很诚恳地悄声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啦,只不过是我昨晚上梦到的几个彩票中奖号码……”
“哦,是做梦嗦,嘿嘿……对了,你姐家就在那边,你各人去哈……”大婶换过话题,热情给萧晨遥遥指了一个方位,自己脚下却微微一顿,随即转过身子往相反的方向,一边走一边在心里飞快地盘算:
“昨晚才听到新闻里报道,说有人按照梦中的提示买彩票中了五百万,莫非,这是老天要送财给我?额……刚才那小伙子念了些啥子哦,好像有25、34,还有30、36、38……”
大婶生怕错过这飞来横财,一路念叨着那几个数字,直走出十多米,才猛地一拍脑袋:“哎呀,彩票号码啥时候钻出个38来哦,莫不是我听错了?哎,小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