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二)一不小心当了英雄
章节列表
(二)一不小心当了英雄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蓝天、白云、树荫、草坪……在DV屏幕上不断交错切换,而一手举着DV机,一手还不忘搂紧霉女小蛮腰的萧晨,身子虽在半空中急速下坠,脑子里却一直反复犹豫一个问题:
“一边是霉女,一边是背包,自己夹在中间倒是很安全了,只是,该让谁先着地呢?霉女?背包?霉女?背……”
没等萧晨得出结论,“轰”的一声巨响,草皮泥屑一阵飞溅之后,草坪上陡然多出一个大坑。
萧晨的脑子一度因为剧震而暂时停止了关于对霉女和背包谁先落地的艰难抉择,而当震感和痛感从背部传来,他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还好,这霉女总算没有霉到姥姥家!”
正在这时,一股残留着高露洁绿茶香味的清新气息传进萧晨鼻子里。
“呼……我死了吗?”
霉女的声音幽幽传来,这若是在半夜听到,倒是颇有几分贞子出场的意境,可惜这时青天白日,朗朗乾坤,萧晨还真怕不起来,只是抓紧时间感受着他胸前那两处青春柔软。
此时,以二人落点为圆心,已迅速自发围出一个“人桶”,因为半径小,厚度显得比网球场那边还要夸张,人声也渐渐嘈杂起来。
“现在流行跳楼么?”
“哎,拿自己当鸟人呗……”
“居然没挂,这样也行?嘿,神了……”
“殉情也不该只选三楼跳啊,是炒作吧?”
“跳楼不是一种罪过,但砸到花花草草就不对了,公德心啊……”
……
跳楼?谁跳楼?
殉情?谁跟谁?
霉女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骤然发现自己眼前多出一对陌生的瞳孔,而对方的鼻尖甚至距离自己的脸不到一毫米,连惊带吓之下,也顾不得再追究自己是人是鬼,忙不迭地挣脱腰上的束缚,往旁边一滚,刹那间,“人桶”半径自动扩大半米,腾出一片空地来。
这一下,霉女再没有东西垫背,实打实地摔在草坪上,痛得她七荤八素的。“哎哟”一声后,她突然惊喜地发现,自己头上有蓝天、白云、阳光、还有三层高的实验楼……
基于确信阴曹地府尚未实施蓝天工程,霉女终于证实了一点——她还活着!
看着霉女痛得龇牙咧嘴又忍不住一脸惊喜的样子,萧晨终于证实了一点——这霉女已经被衰神附体了,而自己,不过是一条无辜的池鱼。
萧晨可不敢确定自己接下来会不会再受连累,他现在只想与这个衰得“稀里哗啦”的霉女赶紧划清阶级界限,当下“噗”地吐出一个小泡,随即很没好气地咕哝道:
“这位同学,麻烦你下次自杀的时候戴上眼镜……”
霉女听到耳边好像有人在对自己说话,眯缝着眼睛扭转头,这才发现身边仰躺在一个大背包上的萧晨,乌溜溜的眼珠子一转,顿时好像明白了这场意外的来由,一张小脸涨得通红,歉意地冲萧晨点点头,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嚅嚅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此时,“人桶”自动分流为两个部分。
男“桶”围着霉女,摩拳擦掌,群情激奋——
“原来是这个女生要跳楼……”
“看她那样子,肯定是失恋了……”
“这个MM蛮漂亮的啊……”
“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美女,下次跳楼之前先叫我一声……”
“就你那二两骨头?还是找我比较厚道安全,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
……
女“桶”围着萧晨,莺莺燕燕,波涛汹涌——
“哎,这位帅哥,你可比大英雄还勇敢哩!”
“同学,你没事吧?要不要帮你打120?”
“哇,好帅,轻轻一跳就起来了,真的好像没事诶……”
“是啊,好神奇哦,帅哥,你不会是超人吧?”
“皮肤长得跟明星古可乐一模一样,今年最流行啊!”
“同学,我是学生会宣传部长,现在像你这样舍己救人的好人已经很少了,可以让我们做一个专访么?”
“帅哥,可以签个名么?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
……
三江大学的女同学们还真是热情啊!
一不小心就成了女生们心目中的英雄,萧晨心里原本也很是膨胀了一下,可当他把宝贝DV塞回背包,再满怀期待地用目光绕着女“桶”内壁环顾一周后,满脑子只剩下唯一一个形容词——“原生态、后现代”!
尤其当那个学生会的什么委员拿着纸笔凑到萧晨面前,简直就是极品如花再世,吓得萧晨心里顿时崩塌。
把背包背在背上,萧晨几乎是用逃的速度冲出了女“桶”,再不敢理会身后传来的阵阵惋惜、赞叹、娇呼声:
“做了好事还不留名,实在是当代活雷锋啊……”
“哎,英雄帅哥,等等,别跑啊……”
不跑?
才怪!
萧晨一口气跑出几百米外,突然觉得两手空空像是漏拿了什么东西,好想歹想,才意识到先前用“重金”买来的“猎艳秘笈”在混乱中失落了。他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远处尚未散去的人潮,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无法鼓起重归“白垩纪”的勇气,无奈地耸了耸肩,呼地吐出一个又大又圆的泡泡,聊以弥补心痛。
“唉……那十块就当浪费了吧,还好上面的内容我已经全都背得了——吴丹霓,绰号:小库娃,国籍:不详,表演系留学生,年龄:21岁,身高:170CM,三围:35,23,35,爱好:网球、舞蹈,交往状态:单身,住址:半坡林墅A区12栋,哈哈,哥哥我太帅了……”
被这一闹,网球场那边的球赛早结束了,萧晨当然也没获得那个与美女“间接接吻”的机会。眼看着已经到了中午,萧晨便在学校里随便吃了点儿东西,才照着他老姐萧瀚风给出的地址,出了三江大学后门,往他的新住处——位于东篱山半腰的半坡林墅走去。
说起萧瀚风,还没到三十岁就是三江大学的高级教授了,在别人眼中她是萧家几个孩子中最有出息的一个。但萧晨更怀念的却是小时候那个古怪机灵,总变着方子作弄人的老姐,而现在……萧晨又想起他老姐刚才画的那张线路图,不禁打了个哆嗦,开始深深地同情起那个当知名画家的姐夫来。
老姐是读书读傻了么?好好一张A4纸,满篇除了大大小小的圈圈,就是横七竖八的叉叉,这些圈圈叉叉拼凑在一起,比无字天书还难懂。唉,能把自家的地形图画成这样的,估计也只有老姐这种极品路盲了,早知道直接去找姐夫,让他随便涂几笔,顺便外加几幅人体**,也要养眼得多嘛……
到后来,就连萧瀚风本人也觉得自己画了足足大半个小时的圈圈叉叉图实在没什么参考价值,干脆将那图纸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再随手扯了一张巴掌大的便笺,写上几个字——“半坡林墅A区13栋”!
谢天谢地,老姐的脑子好歹可以归为“净水派”,还算有救!
咦,半坡林墅A区13栋?据刚才那部消失的“秘笈”所记载,那不就和吴MM家是紧挨着的么?没想到这样也能和吴MM做邻居,缘分啊……
萧晨一路泡泡不断,遐思不断,不知不觉间,已走入半坡林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