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完美同居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个同居男女之间的趣怪故事,笑中有情,还有一个完美的夺宝计划…...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稀里哗啦的霉少女
章节列表
(一)稀里哗啦的霉少女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这是一个夏末的上午,空气已经开始冒泡,但还不至于沸腾。
萧晨坐在三江大学实验楼的天台上,脚下晃悠着进进出出的人头。此时,他的目光停留在右手的DV屏幕上,那里面穿梭着各式各样的姑娘。
一番逡巡之后,最终,镜头中的画面定格在一个正拿着网球拍、弓身凝神准备发球的金发碧眼的青春美少女身上。
在萧晨左手上捏着的一张卡片,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
“吴丹霓,绰号:小库娃,国籍:不详,表演系留学生,年龄:21岁,身高:170CM,三围:35,23,35,爱好:网球、舞蹈,交往状态:单身,住址:半坡林墅A区12栋……”
作为三江大学“冷热辣甜”四大美女中的热女郎,吴丹霓的私人资料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即便是像萧晨这种才刚第一天迈入这所校门的小白,也仅仅只花了十块钱工本费,就轻易获得了关于这位洋美女的“猎艳秘笈”。
末了,那卖“秘笈”的“小眼镜”还十分厚道地向萧晨免费赠送了一条信息:
“今天有吴MM的比赛,运气好的话,得到她吻过的网球,就等于可以跟吴MM间接接吻哦……”
这等美事萧晨也想啊,可惜等他跑到网球场,那场边上已经筑起厚达两米多的人墙,好在他仗着有“法宝”在身,便找了一处没人的天台,舒舒服服地坐在那上面居高临下地偷窥。
萧晨的所谓“法宝”便是他手里那部看起来已颇有些年生的DV机。
别看那部DV外表古旧毫不起眼,身价却上了六位数。当然,这也的确物有所值,透过2.5英寸的小小屏幕,百米外的网球场和场上的美女都仿佛近在眼前,甚至当镜头对准美女身上某些特定部位的时候,还让萧晨忍不住生出想伸手去摸上一把的冲动。
萧晨冲屏幕上的美女吹了一声口哨,一边剥开一块“大大”泡泡糖丢进嘴里,一边暗忖道:
“唔,都说三江大学出美女,这个吴丹霓作为一个‘外来妹’,能位列四大美女第二名,虽然不排除有照顾国际情绪的嫌疑,但也不算太‘黑哨’。别的不说,就她网球裙下面那对雪白修长的大腿就够让人喷血了,哎,居然还时不时去捡捡球翘翘P股,大送春光,还让不让男同学们活啊……呼……”
“天啊,这还让不让人活啊……”
萧晨刚成功吹出一个大大的泡泡,猛听得身后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狮吼声。
“闹钟在半夜停了,早上起来找不到隐形眼镜,我把家里都翻了个转,好不容易找到一副旧的金丝眼镜,可戴上还没有两分钟,我只不过是低头弯腰系鞋带儿嘛,你猜这么着,眼镜居然就掉在地上,碎了……”
难怪她这么郁闷,也的确够倒霉的。萧晨在心里小小地同情了一下,眼睛却还停留在DV屏上,“小库娃”又在捡球了。
狮吼声的主人沉浸在巨大的怨念中,浑然没有留意到萧晨的存在,兀自对着手里的moto不住发泄:
“这还不算,我一路跌跌撞撞跑到学校门口,才发现准考证没带……你先别笑,听我说完……”
狮吼声的主人显然不满意被电话那头的人插话打断,咕哝了一句又再继续。
“我又跑回家去找准考证,一进门看见地上白花花的,弯腰一捡,准考证倒是找到了,可那该死的眼镜片,把我手割破了……呜呜,你还笑,我都快痛死了,有点同情心好不好?再笑我就不说了……嗯,这次我再检查了一遍,准考证、笔、身份证什么都带齐了,才又冲回学校,一进教室,里面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你猜……”
这时候不知道电话那头那人说了句什么,狮吼声戛然而止,随即爆发出一阵沉痛的怒吼:
“啊……你怎么知道?晕啊,你明知道是昨天考试怎么也不提醒我?徐慧儿你这死丫头,我要跟你绝交!!!”
萧晨的视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DV上的网球美女调转到背后那兀自喋喋不休的霉女身上,只见她个头不大,眼睛不小,粉嘟嘟的小嘴对着手机飞快地翻转,面上的表情如风云变幻,瞬息万般,生动之极,如果不是印堂发暗,倒也算得上是一个霉……美女。
这霉女看起来挺机灵的嘛,不像是很笨的样子,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口量”,没想到这世界上居然还有比自己那个宝贝妹妹更迷糊十倍的人,和她比起来,萧瀚雅的脑子简直是比纯净水还清澈了。
看来同样是脑子进水,也有净水和污水之分,萧瀚雅还算有救,属于“净水派”的,而眼前这个霉女么,不用竞选也绝对是“污水派”的掌门人!
“徐慧儿你这个死丫头,不讲义气见利忘义重色轻友见钱眼开……还有华拉拉你,这么重要的英语六级考试,你居然连日期都记错了,你简直就是猪头白痴笨蛋加三级脑壳被门板夹得比魔方还方一半短路一半进水还是二合一,人家头顶华盖你头顶锅盖加根天线就可以接收有线电视……s%¥&……*#@¥#……”
那迷糊霉女对着手机恶狠狠地张嘴痛骂,面上还不时做出各种怪相。
萧晨听得连泡泡都忘记吹了,愣了半天,才意识到被那霉女痛骂的“哗啦啦”好像就是她自己,他第一次听到居然有用这么丰富恶毒的语言痛骂自己的人,虽说人贵有自知之明,可这样的自我批评也未免太过于深刻了吧。还有那个名字,“哗啦啦”?好,这个名字取得好,听这霉女说话还真是稀里哗啦的,她爸爸给她取这名字果然就很有先见之明……
萧晨越听越是好笑,尤其是想到那个“哗啦啦”要在自己头上顶口锅盖插天线的样子,实在是再也憋不住了,忍不住从肺腑之中爆发出一轰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谁?谁在那儿?”
那个叫“哗啦啦”的霉女听到笑声,终于意识到这天台上还有其他人的存在,奈何眼前一阵朦胧,只得虚缝着眼睛,撒腿朝笑声发出的方向“蹬蹬蹬”地冲过去。
萧晨原本好整以暇地回过头来,等着迷糊美女投怀送抱,蓦地瞥到垂在手里的DV屏幕上出现了一条黑线。
“小心,地上有根……”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随着“啊”的一声惊呼,霉女那张惊恐的脸无限放大,继而和萧晨的会合在一起,如“人间大炮”般飞速射出天台,而这时候,萧晨才终于把话说完:
“……管子!”